现在的孩子上大学和我自己当年上大学可真是不一样了。我那时候是在大学里使劲儿念书,放了暑假就拼命玩儿。现在的孩子可就惨了,不仅上学拼命念,放暑假也不得消停,立刻得去实习打工。要是放假了还找不到实习那小脸儿可拉得好长,就好像有一门课不及格一样。这也难怪。现在的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都被要求有工作经验,而像样的工作经验大多只能在暑假实习的时候积累。尤其是四年级之前那个夏天的实习至关重要,因为实习用人公司常常会从这些即将毕业的实习生中直接招收员工。Continue reading

 

俗话说人之初性本善。虽然婴儿刚出世的时候皱皱巴巴,但是转眼就出落成了晶莹剔透的甜蜜小人精。养育孩子是件非常辛苦的事,但是看着孩子明亮的眼睛,哪个家庭不是充满了希望。记得我女儿十岁的时候家里去华盛顿DC旅游路过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女儿大感兴趣,我就抄起电话真的拨通了这个大学的招生办公室询问带孩子到大学访问的程序。对方寒暄几句后便问我孩子高中几年级了,听到我说孩子刚上小学四年级,不禁默然。女儿在家里是老大,所以我总觉得她早已经是个小大人了。Continue reading

在互联网时代大家面对面谈工作已经渐渐少了,更多的是通过短信电邮等等数字通信工具。与同事客户或招工公司用电邮交流虽然快捷便利,但是因为缺乏身体语言和面部表情,常常会让人产生误解。有些词汇和词组在平时面对面交谈的时候用起来很正常,但是放在电邮上就会出毛病。下面要讲到的这些英文词汇和词组虽然经常在电邮中见到,但是会给电邮收件人一种不自信的感觉,因此容易不被人重视。Continue reading

我女儿九年级的时候考入了自己高中的辩论队。她高中的辩论队可不同一般,是个在全美高中辩论界经久不衰的强队。她第一次参加辩论队的活动,望着学校大厅高高悬挂的几面全国冠军锦旗,回家对我说“我也要挂一面锦旗在上面”。从此辩论成了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几年下来几乎每个周末她都在各种辩论比赛中度过。虽然没有拿到她想往的全国冠军,却也打进过几次全国决赛,拿过本州辩论冠军。高中的辩论队员有相当多后来成为律师。我女儿也没有例外,一心一意钻研各种最高法院案例,希望将来攻读法学院进而成为一名联邦法官,或者按她常常挂在嘴边上的话,做一名最高法院大法官。Continue reading

If high school was a pressure cooker, college would be a kitchen. In high school, no matter how you feel, you have little control over most of your daily decisions.  Each morning, you show up to school to study and take tests. Every evening, you come back home for dinner, meet your parents who would deliver similar lines of parental inquiries, concerns, and admonishments over and over again. In college, you control everything. Each morning, you decide when to get up. If you skip dinner, nobody would complain. You hardly receive inquiries, concerns, or admonishments from anyone. Everything is available and you can choose almost anything. It’s cool to be away from your parents. As a newly minted adult, you feel free at last!Continue reading

孩子从小养到大,父母百般呵护精心培养。绝大多数孩子在离家上大学之前从来没有和自己家庭分开独自生活过很长时间。上大学四年的经历常常是人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段。孩子刚刚成年,在真正进入社会之前有这几年和其他年龄相近的年轻人一起集体生活的体验,如同新兵训练,对他们将来一生的发展都大有裨益。Continue reading

我自己上大学的时候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们这些正八经的“八十年代新一辈”当时在高中里是不许谈恋爱的,大家都是偷偷递纸条,生怕被人发现。在大学里官方政策也是负面(不能影响学习),所以情侣们总是扭扭捏捏,约会常常是一起去晚自习。性教育则是绝不能上台面的禁区。学校不讲,父母不提,只有学生物学医的同学一星半点的明白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性行为意味着结婚生孩子,避孕药品器具更是得凭结婚证才能搞到。然而即使在这么个谈性色变的灰色时代,无数爱情依然像春天的新绿破土而出。时光飞转,三十几年后我们这代“新一辈”变成了老一辈,孩子也上高中上大学了。他们面对的新世界是什么样子呢?实在是天翻地覆。大概除了桌椅门窗与三十几年前相似以外,剩下的全变了。二十一世纪也将性从遮遮掩掩的后厅升堂入室,变成了不再令人脸红的普通话题。孩子初中就开始了正式的性教育(卫生课基本都是性教育内容),互联网上更是铺天盖地的免费色情读物画面视频,成人店也开到了大街上。影视节目中爱情几乎变成了性关系的代名词。大学里盛行“hookup culture”,很多陌生男女学生为性而性,今朝有酒今朝醉。生命依然可贵,爱情价却不高,再无海誓山盟的承诺,唯尊及时行乐的自我满足。Continue reading

孩子去上大学一定不能忽略了安全教育。很多孩子学习很好但是社会经验严重不足,成了生活中被坏孩子攻击的高危人群。

大学里周末party非常多。常常从星期四星期五就开始有了。一年级女生去party没有饮酒经验很容易被灌醉, 醉后被高年级男生带走性骚扰。这种情况很难调查,而且即使女生报案也常因为当事人糊里糊涂而不了了之, 这样的事情在大学里很多。另外很多一年级女孩子对高年级男生盲目崇拜,很容易被骗上当。大学的party是大学生交往的正常方式,不应该不去。最好让孩子事先了解自己的酒量,和朋友一起去 party, 相互照应。女孩子更是一定要知道自己酒量。大学里如果女孩子说“no”,男孩子不会来找碴。但是如果女孩子自己糊里糊涂了,有很多男孩子就要来占便宜。父母送女儿上大学常常过分操心生活小事,但是千万不能忽略了与孩子性教育性道德的讨论和物质准备。尤其是在家很乖的女孩子初出家门就像进入丛林,是高危人群。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