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上大学就是离家去专心读书。学生在大学里刻苦攻读,期末考试结束以后高高兴兴的回家,有整整一个暑期享受快乐时光。职场上对大学生的要求也是好好念书。大学生四年书读完毕业后进公司从初级岗位开始积累经验,一步一步的攀爬公司阶梯。然而自从90年代后期开始,互联网的全球普及解放了散落在世界上各个角落的大量闲置劳动力。经济全球化的导致在美国原来由刚毕业的大学生占据的那些初级岗位一股脑都被搬去了劳动力便宜的第三世界国家。这样一来,美国本土的职场和大学毕业生之间就出现了一个无人区。由于缺乏初级岗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从找第一个工作开始就需要拥有相当的职场经历。然而这些职场经历到哪里才能搞到呢?书是不能不念的,于是大学生们只好舍弃三个暑期去公司做实习生。从1992年到2017年的25年间,美国大学生参加实习的百分比从17%迅速飙升到62%。

Continue reading

许多年前我第一次访问哈佛校园,看见老校园的正中有一座哈佛创始人约翰·哈佛的雕像,游客们都聚在那里照相,很多人还要专门去抚摸雕像锃亮的左脚。听说雕像的左脚有些神气,向往哈佛的高中生们大都要去抚摸一下以祈福将来被哈佛录取。虽然后来知道这座雕像其实是张冠李戴并非约翰·哈佛的真容,但是有了这个开端,我每次访问大学的时候便总要留心注意校园里该校创始人的雕像或油画,寻查其历史渊源。2014年我女儿考入常青藤七姐妹之一的卫斯理学院,我便爱屋及乌,对卫斯理学院的建校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Continue reading

俗话说人人有一本难念的经。穷人没饭吃饿得难受,富人饭局太多应酬得难受,中产阶级虽天天有饭吃,但又害怕化肥激素转基因担心得难受。美国是自由世界。大学录取自然是诸路神仙各施法力,每个大学都有自己的一套章法,全无一定之规。眼看名校录取率越来越低,有志名校的考生只好恶性循环同时申请越来越多的大学。发榜之后,除了一小部分幸运儿如愿以偿喜得梦校录取,大多数考生手捧着自己的几份录取通知书,如同刚刚拿到一手不好不坏的牌,左右拿不定主意。大凡世界上的事尽如人意的少,差强人意的多。然而绝大多数时候又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考生即使与自己的梦校无缘,但是仍然会斩获数所心仪的大学。要知道美国几千所大学里面只有最好的一百来所才有底气翘着二郎腿筛选学生。剩下的都基本上是来者不拒。如果考生的头痛之处是从几所优秀的大学之中挑选大学去读书,那其实是个富贵问题。就像在晚宴席上夹菜吃,夹来夹去都是好吃的,真的用不到过于皱着眉头犯愁。

Continue reading

一直到十几年前,医院都很不情愿给八十多岁以上的老人做手术。然而近年来由于各种现代监控设备以及应急药品的普及,为高龄老人做手术已经在很多医院习以为常,甚至有些百岁老人也能安全挺过手术。在手术的各种危险因素当中,由于老人的心血管系统已经很脆弱,医生最为担心的是高龄病人出现脑溢血或脑血栓。因此我母亲做手术采用的是局部麻醉。她在整个手术过程中一直神志清醒,一旦出现脑溢血或脑血栓前兆,医生可以立即对症用药。Continue reading

与美国医院冷清的病房相比,中国医院的病房特别热闹。病人,家属,护工,访客,护士,医生,熙熙攘攘进进出出,每个病床以及周围两三尺的范围变成了一个个临时的温馨小家。越是有名的医院病房床位越挤,常常是连走廊里都是人。我母亲的病房里一共有三个床位,每个病床配一个床头柜,一把小椅子,并且在靠墙的公共柜子里享有三分之一的储物空间。虽然没有明确的划分,每个病人的亲属和护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很自觉的遵守着属于自己的活动范围。共用的卫生间里各家自己的东西也都清楚的摆放在一起。病房里每天早晨八点到九点是医生护士查房时间。查房的时候所有病人家属和护工都需要离开病房,由主治医师或护士长带领一群其他医生或护士在病房里挨个问询每一个病人情况。余下的一天里只是偶尔有护士来更换点滴吊袋或打针。护士只管分药,具体给病人吃药则需要由病人家属和护工来操作。俗话说养儿防老,其实在现代中国,养儿的用处恐怕主要是为了住院陪护,因为病房里的各种病人护理几乎全部是由病人家属或护工来负责。而医院的护工绝大多数是四五十岁的农民,看护水平参差不齐,人品也颇难预料。如果没有儿女经常来探视照顾,即使花钱也不见得能买来过得去的护工护理。Continue reading

我父母的身体一直很好。他们退休以后到处旅游,也常来美国,每次住个一年半载。然而他们并不习惯在美国常期居住,八十岁以后便不再出远门,只是偶尔在国内走走。两人在北京的老楼房里没有电梯,幸而是三层,倒也并不太碍事。我母亲退休以前是一所高中的数学老师,急性子,什么事都等不得非要立刻就做不可。我父亲在大学做教授,任何时候都是慢条斯理的。两个人的嗓门都洪亮,又非常固持己见。我母亲坚持自己做家务,绝不肯考虑雇保姆,更不要说提去养老院的事了。我是独子,来美国近三十年,眼看父母渐渐老迈独居国内,又不肯来美国,真是进退两难。近几年我虽然每年都回国探家几次,并且在家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头,但是仍然不放心。九十上下的老人一旦有事,我在美国绝对是鞭长莫及。Continue reading

大学提前录取日终于来到了。看着几个同学按捺不住的笑容,想想自己拿到的这个“延期考虑(deferred)”的电邮,心里真不是滋味。人就怕被这么折腾。考大学的程序本不复杂,然而一些大学尤其是多数著名私校却偏偏另辟蹊径搞出一份提前录取的东东。这也就罢了,提前录取也好,普通录取也好,要录取就录取,要拒绝就拒绝,凭什么又送给考生一个不阴不阳不明不白的延期考虑?大学招生办打的是什么主意呢?Continue reading

光阴似箭,我儿子刚刚过了二十岁生日,家里终于不再拥有十几岁的少年。五年前的这个时候,他刚刚升入高中三个来月,一副少不经事然而又桀骜不驯的样子,对付起来甚是头疼。我自忖儿子上高中最需要的是建立为自己负责任的态度和信心。儿子长这么大一直住在郊区,还从来没有独自到大都市里逛过。正好纽约市离我们镇子不远不近,只需要换一次火车总共大约不到两小时的单程距离,何不送他一个独特的十五岁生日礼物,给他些钱让他自己到纽约市游览一天。Continue reading

在过去的一百年中,中国人的婚姻观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百年前绝大多数的妇女还缠着小脚,把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寄托在菩萨和媒妁之言之上。婚姻不仅仅是一个人成年之后的归宿,更重要的是一生中赖以寄托的财源。爱情在婚姻当中的权重几乎等于零。美国社会一百年前的婚姻观虽然要自由开放得多,但是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婚姻仍然只是一个天经地义的社会经济结构,财富拥有和传承的基础。有爱的婚姻只是凤毛麟角,多存在于浪漫小说的憧憬之中。 Continue reading

无论是进名校还是普通大学读书,毕业的时候大多数孩子还是得找工作。华裔孩子由于常常有父母斥重金全程扶持,大学毕业快乐无债一身轻。如果找到第一份工作的薪水就达到六位数,自我感觉俨然进入了富人阶层。然而一份好薪水虽然能招来很多羡慕的目光,等收到第一张工资单的时候却常常会令新贵们大跌眼镜,发现只有大约70-80%的薪水真的进了银行账户,剩下的全都在各种名义之下扣除,心里真有些刚刚被打劫了的感觉。再看看工作当地的房租水平,六位数薪水带来的好心情就有可能风光不再。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