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自己

我从小就很幸运。生下来不但是北京户口还刚好躲过了大跃进大灾荒,少年时候揪着文革尾巴在抗震棚里尽情的玩儿,在人大附中上学还差一点成了反潮流英雄黄帅的同学。高中毕业也没有去农村插队,我是第一届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全程从高中直接参加高考。80年上北大不久就赶上闹第一次民选学生会,在三角地凑足了热闹。大学毕业后直接分配到北医大去教了五年书,北医大的第一本分子生物学教材是我编的,我也是头一个在北医教分子生物学。后来我赶上了最后一届CUSBEA出国,正好碰上1989年六四民运,戒严刚一撤我就从空荡荡的美国大使馆签证来了美国。那时候国内最时髦的流行歌曲是崔健的”一无所有“。我做大学教师一个月挣七十八块人民币(七百八十大毛),只够买几只烧鸡。我89年到美国后拿到每月一千美元的研究生奖学金,自我感觉像个阔佬。

岁月流逝,一晃我来到美国也有30年了。多年在美国大学做管理工作,和太太一起辛苦打拼,还算混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家里上有四老安在,膝下一儿一女也长大成人。长女去年从女校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毕业,目前在一家提供医疗和新药开发大数据分析的波士顿公司做产品经理。儿子仍在圣路易华大读工程和认知神经科学双专业。自从前年秋天我和太太成功加入空巢大军之后就从新泽西搬到宾州费城附近山居,每晚忙上忙下,比孩子在家的时候充实得多。我从小语文和英语拖后腿,高考全靠数理化。我这个人好奇心重,脑子里老在想东西,主意特多,但是一直笔下无神,十分意思表达不出来三分。然而最近这些年突然手顺,中文英文一起都开了壶,真是心花怒放。我每天坚持写些东西,希望在今年底以前能写出第一本书,以后再顺着自己兴趣接着写下去,绝对是人生一大快乐。

 

Email: weiminlu99@gmail.com

WeChat ID: weiminlu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