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老师:女儿进军好莱坞

现在的孩子上大学和我自己当年上大学可真是不一样了。我那时候是在大学里使劲儿念书,放了暑假就拼命玩儿。现在的孩子可就惨了,不仅上学拼命念,放暑假也不得消停,立刻得去实习打工。要是放假了还找不到实习那小脸儿可拉得好长,就好像有一门课不及格一样。这也难怪。现在的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都被要求有工作经验,而像样的工作经验大多只能在暑假实习的时候积累。尤其是四年级之前那个夏天的实习至关重要,因为实习用人公司常常会从这些即将毕业的实习生中直接招收员工。

我女儿在卫斯理学院第一年的夏天自己跑到MIT的一位教授那里找到了一份做三维模型(3D Modeling)的实习工作。第二年夏天她去了趟希腊在一个考古挖掘现场给出土的文物制作360度影像(可以在计算机上从全方位各个角度观看文物)。她在MIT的实习是从MIT那里拿到的实习经费,去希腊则是由卫斯理学院提供食宿和往返飞机票。女儿平时喜欢做些小录像,自己还在外面帮人拍摄婚礼录像挣了些零花钱。她在学校上录像制作课的期末小品“书的一生”讲述了一本生涩的冷门学术著作在图书馆里踌躇满志却虚掷年华无人问津,一日突然被一学生借阅而欣喜若狂。然而该同学心不在焉将书失落在湖边草地上。可怜这本书历尽风吹雨打,当它被学生找到还回图书馆时已经因为过于残破而不能上架,被馆员丢入回收垃圾箱。女儿的小品催人泪下令人唏嘘,我建议她去联系在影视界工作的卫斯理校友给她一些反馈。没想到她在linkedin上找到的一位在好莱坞做导演的校友不仅自己审阅了女儿的作品,还拉上她的导演丈夫一起和女儿通话。女儿得到了正牌导演的称赞,信心倍增,又将她的小品送去参加一个波士顿的影视作品比赛并打入决赛圈。从此她自信满满,一心要在影视界大展宏图。

转眼到了三年级下学期,女儿决定在毕业前最后一个夏天到好莱坞去实习。我知道女儿在影视方面确有爱好也有些灵气,但她做导演的想法颇有追星气氛。她平时对经典影片无心研究,总是心仪那些无师自通的著名导演。说实在话,好莱坞里像她这样的寻梦之徒车载斗量。搞不清为什么人人都知道飞行员要经过严格训练才能上岗,而拍电影写剧本却不需要长期刻苦的研习和磨练。然而女儿心意已定,我们便表示支持她尽早去好莱坞试试身手。如果孩子持意要跌跟头,那么越早跌越好,代价越低。

好莱坞的实习生不仅工作辛苦而且从来是没有工钱的。但即使这样自带铺盖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却仍然竞争激烈,一点不比考哈佛容易。虽然女儿有好几个在好莱坞工作的卫斯理校友鼎力相助,头一两个月的所有申请也全都石沉大海。女儿并不气馁,在linkedin上到处联系好莱坞各种影剧工作室的高管申请实习工作。眼看五月将至,忽然一下子来了好几个录用通知。女儿知道好莱坞对女性歧视严重,就挑了一个女性做总裁的工作室。这个工作室曾经制作过Hunger Games(饥饿游戏)系列电影,在好莱坞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小有名气。洛杉矶是个生活费昂贵的超级大都市,好在卫斯理学院设有基金帮助无薪实习的学生,女儿从学校申请到了四千块美元的实习经费。这四千块美元看上去不少,但要在洛杉矶支撑两个半月谈何容易,即使两三人合租的公寓房间每个床位也需要一千来美元。女儿问来问去,发现一个华人妇女出租自家房间只收每月八百美元。那位妇女丈夫是个白人,子女都已成家,看着好像很放心。但是临要签合同了那女子便开始向女儿追加各种名目收费,每样不多,加起来就不少。我告诉女儿不要和这种人打交道。最后还是一位卫斯理校友把自己的闲置房间按平价租给了女儿。只是这位卫斯理校友的家离女儿工作的地方较远,每天单程要倒两次通勤火车花近两个小时。

好莱坞确实是无数追梦者神往的地方,然而也是千百精英梦碎之处。租给女儿房间的卫斯理校友是位亚裔女性,从卫斯理和MIT毕业之后来到好莱坞艰苦创业。然而无论如何努力,她只能拿到一些功夫武打的角色,虽然温饱不愁,但始终不能有大的突破。女儿实习工作室的女总裁原来是迪士尼动画的一位副总裁,却在去医院生孩子的当口被解雇。好在她的律师给力,争取到大笔赔偿。她用赔偿费建立了现在的工作室。女儿在工作室的任务是审阅工作室收到的大量剧本,撰写简单总结。第一天工作,女儿兴致勃勃的发现了一个她自己觉得很好的剧本,便向她的上司推荐。上司笑笑说你的想法很好,但是今后如果不是惊天动地的好剧本最好不要上送。女儿这才明白她的任务其实是拒绝所有的剧本。我开她玩笑说她可能会有幸拒绝哪位未来大作家的处女作。周末她和其他实习生一起到一个大会上做义工。大会上有成百上千的作家排着队每人几分钟的向十几个大导演推销他们的剧本梗概,有如等着进海关的旅客。在这个会上她结识了一位七十来岁的大导演。这个大导演自称曾经和Steven Spielberg(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有过几次合作。他对女儿大为欣赏,见面第二天就给她发短信要带她到城外去观看电影拍摄。女儿高高兴兴的打电话告诉我这个喜讯,但是我一听就觉得气味不对。我对女儿说这个人一直夸你俊俏,但从来不问你的知识和能力,我敢肯定这个人不怀好意。女儿不信又去问妈妈和弟弟,大家一致认为此人是猎艳之徒。女儿立刻拉黑了这个人的手机号码。

两个半月下来,女儿天天倒通勤车上下班,天天经过很多流浪者和吸毒者聚集的车站外广场,倒是真的体验了老百姓的疾苦。同时她也在工作中接触到许多她在艺术上根本不可企及的优秀青年在好莱坞为得到一点机会而辛苦挣扎。她明白自己在影视方面的天资其实很有限,而女性在好莱坞奋斗之艰难又更上一层楼。好莱坞充满了各种表面道貌岸然却骨子里鸡鸣狗盗的所谓成功人物。他们对如潮的寻梦青年有着近乎绝对的生杀大权。

从好莱坞回来后一段时间里女儿心情非常沮丧。她的一些同学已经被实习公司录用,而她却连找什么样的工作都没有想清楚。我劝她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好莱坞的这段经历一点都不是浪费。有趣的是后来她找到工作的面试官都对她这段经历印象深刻。

 

比尔老师是人大附中校友,1984年从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1989年来美后获埃默里大学MBA学位并从事大学管理工作多年,拥有强大中文和英文写作交谈能力,可以与学生用英语深度沟通并指导其文书写作。他根据学生的特点志向爱好制定个性化大学申请方案,指导的学生全部成功进入的美国著名大学及文理学院。如希望与比尔老师咨询有关美国名校升学,选校,或文书写作指导事宜,请长按下面二维码和比尔老师微信联系:

 

比尔老师中文原创作品 Chinese Writings

比尔老师英文原创作品 English Writings

比尔老师谈培养青少年 Raising Adolescent Kids

比尔老师谈申请美国大学 Applying For US Colleges

比尔老师谈美国大学生活 Student Life In US Colleges

 

微信公众号:比尔老师谈留学

比尔老师谈留学

 

© 2018 Bill Lu 比尔老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