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儿”川普

幸运儿川普可不是普通的美国总统,作为一名成功的纽约大地产商,他从来不把自己看做是美国精英政客群中的一员,因为他压根儿就不是个政客。川普放下自己的生意不做,每天挨骂做总统,四年总共拿到四块美金的基本工资,完全是为了把美国从这些乱糟糟的亚非拉移民手中夺回来,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也是美国的国运当兴,如果当年川普的祖父没有以弱冠之年从中欧的巴伐利亚(后来加入德国)不远万里移民美国,如今川普的口号恐怕就是MGGA(让德国再次伟大)了。

与众多在新世界实现了美国梦的家族相似,川普的祖先绝非帝王将相,而是世世代代辛苦劳作的农民。川普的老家Pfalz位于现代德国西南部,靠近德法比利时边界。此地依山傍水,在莱茵河西岸交通便利,是德国有名的葡萄产区。然而不幸这又是一块兵家必争之地,数百年来西班牙,奥匈帝国,普鲁士,俄国,法国等欧洲列强接二连三在这里兵戎相见。Pfalz地区一次又一次被战火洗劫焚毁,但是当地民风强悍,每次都卷土重来。到了1790年,拿破仑率军占领了莱茵河西岸所有土地,极尽横征暴敛,终于驱使当地人口大量移民新近独立的美国。

川普的祖父Friedrich Trump于1869年出生于一个殷实农家。然而八岁那年父亲撒手人寰,抛下母亲和六个未成年的孩子以及为了医治父亲而欠下的累累债务。为了生活,十五岁的大姐带着十三岁的弟弟和十二岁的妹妹每天跟母亲一起下地干农活儿,生来体弱的Friedrich在家看护四岁和一岁的小妹妹。Friedrich十四岁那年母亲送他去给镇子里的一位剃头师傅做学徒,两年半后Friedrich学成回村。然而村里剃头生意并不好做,他也长到了十六岁服兵役的年龄。此时大姐已经移民美国在纽约做女佣,Friedrich用自己的积蓄大约二十美元买了一张底仓跨洋船票,给母亲留下一封信和自己最后一天的工钱,星夜离开家乡。1885年10月17日,Eider号蒸汽邮轮缓缓驶过尚未完工的自由女神像,将十六岁的Friedrich送入新世界的怀抱。

“Give me your tired, your poor,

Your huddled masses yearning to breathe free,

The wretched refuse of your teeming shore.

Send these, the homeless, tempest-tost to me,

I lift my lamp beside the golden door!

(将你劳苦,贫穷,蜷缩着渴望自由空气的人们,将你花天锦地下不幸的弃儿,那些无家可归,迎风战栗的浪子,都甩给我吧,有我提灯在金门旁。)”

Friedrich寄宿在大姐家,条件虽然简陋,但是邻里处处是乡音,空气里散发着熟悉的面包香味。在纽约这个熙熙攘攘拥挤喧闹的大都市里,需要剃的头实在是太多了。他拼命工作,和大姐一起除了寄钱接济母亲,还挣出路费将二姐也接到了纽约。一晃五年过去了,虽然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但是Friedrich不愿意做一辈子剃头匠。1891年,二十二岁的Fred(Friedrich的的英文名)带着几年的积蓄和两个姐姐的祝福,直奔美国西部新兴城市西雅图。他要跳龙门挣大钱。

19世纪末西雅图的人口暴涨,到1890年已经是个拥有四万多居民的西部重镇,杂乱无章的市区充斥着铤而走险雄激素过剩的成年男性,极少孩子和女人。Fred拿出全部积蓄,在赌场和红灯区附近盘了一家简陋小酒馆。虽然环境恶劣,但是街道上人声鼎沸终日酒客满堂。Fred没日没夜操持店面,很快发现除了酒饭之外,女人也非常热销。不久,酒馆的后间便成了“女士私房”。

当加拿大发现黄金的消息传来,在西雅图省吃俭用苦干了七年的Fred,不仅已经光荣加入了美国籍,还拥有两家小酒馆和一家小客栈。在Fred眼里,真正的金子其实是满山遍野的淘金矿工。他立即变卖所有财产,加入了北上淘金的人流,一路上卖食品给疲惫饥渴的同路人。到达矿区之后,他倾其所有与合伙人一起开办了两家高档”北极“酒家,专门吸引淘到黄金的幸运矿工,海鲜鹿肉美酒佳肴之余,后厅内另有美女相伴,尽兴之后直接以黄金付账。

三年的北极严寒,Fred弄淘金潮全身而退。1901年,Fred启程回老家娶亲。他十六岁离家时一穷二白,到三十二岁腰缠万贯(相当于现今五十八万美元)衣锦还乡。母亲希望他高攀个上档次的媳妇,但是Fred的意中人却是贫苦的邻家少女Elisabeth。然而威廉二世统治下的德国已经容不下有躲避兵役记录的Fred,他非但不能重新归化为德国国民,反而被驱逐出境。1905年,Fred带着身怀六甲的妻子最后一次告别德国,到纽约落地生根。

志得意满的Fred在纽约皇后区购置了一座舒适的住宅,平日帮人管理酒店解决日常家用开销。Fred对当时仍然满是农田的皇后区信心十足,投资了几块地皮作为长期储蓄。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德裔美国人突然发现自己一夜之间变成备受歧视的二等公民,Fred慎行简出,对外声称自己是瑞典裔。1918年5月,四十九岁的Fred突然感到呼吸困难,很快病重去世,成为西班牙流感全球爆发的早期受害者。

祖父奋斗一生给孩子们打造了一个纽约上中产阶层的生活,去世时川普的父亲Fred Jr还不满十三岁。战后的1919年物价飞涨,川普家眼看要坐吃山空。祖母虽然读书不多,但是聪敏坚韧,她雇来工匠在丈夫遗下的地块上修建住宅,再贷款给买房的家庭。她忙里忙外,每天挤出时间来做针线活儿弥补家用,三个孩子放学回家一齐上阵帮妈妈做事。

祖母送大女儿读文秘职校,却希望两个男孩子读大学。然而Fred Jr从小不喜欢读书,反而对敲敲打打盖房子情有独钟,上高中时他把母亲给他买的乐器扔在一边,到处打工挣钱,白天上课打瞌睡,晚上去夜校努力学习木工电工水暖工的手艺,高中一毕业就在建筑工地上找了份工作。他总想自己做建筑商,但是没有人愿意贷款给他,还是母亲借给他八百美元开张。因为Fred Jr太年轻,他盖的房子买卖交割时必须由母亲出面,母子俩干脆在1923年注册了一个公司“E. Trump & Son”(多年后改名为“The Trump Organization”)。

Fred Jr着急赚钱。他总是考虑如何在房子完工之前尽早卖出,腾出资金去建下一栋住宅。但是跟着哥哥打下手的弟弟John对此不以为然,时间长了便不愿和哥哥一起干。John学习成绩优秀,后来成为川普家族的第一位大学生,在MIT任教多年,是一位世界著名的物理学家。

别看Fred Jr读书不好,他可是个察言观色随机应变的行家。20年代美国经济高速腾飞,Fred Jr的房子也越造越多越豪华,然而当1929年股市暴跌大萧条扑面而来之时,他已经急中生智转移资金经营自助超市,逃过一劫。1934年,罗斯福政府为振兴房地产业拉动经济而创建FHA(Federal Housing Administration),用政府担保来刺激私人银行大幅增加对居民的房贷。Fred Jr决定抓住商机重操旧业。

Fred Jr深知要想拿到上好的地皮,必须在纽约政治圈里有贵人相助。他虽然出身一介平民文化不高,却深知勤能补拙的道理,对纽约民主党的各项活动跑前跑后倾囊相助,全力为罗斯福总统连任助选。时间长了,虽然那些文化人仍然看不起Fred Jr这样的粗人,却肯帮他办事。

Fred Jr拿到地皮,挽起袖子大干。就像福特把汽车制造标准化一样,Fred Jr借鉴英国连街房(row house)建筑理念,专门为广大中产阶级建房。他将房屋建成长长的一排,相互间共用隔墙。每套房子结构布局相同 (仅仅在表面装修上面做些区分),面积不大却五脏俱全,拥有门厅起居室餐间厨房卧房浴室,前有草坪后有车库,特别温馨实用。虽然中产家庭拥车不多,但是家有车库已经足够让人充满自豪。标准化使Fred Jr的建房成本大大下降,使他的”川普房(Trump House)“成为纽约最热销的中产阶级住宅。Fred Jr先后总共打造了两万七千多套中产民居,成功进入了纽约的富人阶层。

1946年川普降生的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还不到一年。川普是家里的老四,前面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川普的父母文化不高,父亲话语不多,一天到晚忙在工地上,除了工作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别的爱好,即使在家里也是西装领带一丝不苟。母亲身体不好,但是每天坚持操办家务,到医院做义工。她天生具有演员风度,常给孩子们做戏取乐。

川普家父道尊严,家规严厉,家庭高于一切,全家人必须团结一致。孩子们个个打工挣零花钱,必须记得随手关灯,碗里的饭菜必须吃干净,要时刻想到世界上那些吃不上饭的穷孩子。每天晚上父亲回到家,母亲要把当天孩子的功课行为一一汇报,然后父亲根据孩子表现赏罚。

虽然川普从小就被父亲送进传统严厉的私校读书,但是仍然改不了淘气包的脾气,专打擦边球,给做校董的父亲惹出不少麻烦。1959年,十三岁的川普被父亲送入纽约军校(New York Military Academy)寄宿读书。

在军校的五年使少年川普对职业军人充满敬畏,发现军校整齐划一的纪律性其实很适应自己。他全心投入各种运动项目,变得争强好胜。父亲希望儿子在军校里能够被严格约束。果不其然,儿子开始对父亲的话言听计从,每次回家度假都跟着父亲在建筑工地上跑来跑去。

川普的父亲自己不喜读书,却深知藤校学位的重要性。他虽然腰缠万贯,然而在在纽约富人的歧视链里,川普家钱再多,也不过是个没文化的大号包工头。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自己的几个孩子都送进名校,让川普家从此变成书香门第。大女儿Maryanne书念得好,考进著名七姐妹女校曼荷莲学院(Mount Holyoke College),后来成为美国联邦大法官。大儿子Fred Jr也是学习成绩优秀,和自己的挚友James Nolan一起冲藤宾大,James Nolan获得录取,可惜Fred Jr不幸落榜。

和自己父亲一样,川普对读书了无兴趣,但是哥哥冲藤失败后父亲却寄希望于川普,补习功课的任务自然落在大姐Maryanne身上。然而川普的成绩实在差得太多,最后只有家门口的天主教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录取,令父亲耿耿于怀。两年后,哥哥的好朋友James Nolan从宾大毕业做了宾大本科招生主任(director of undergraduate admissions)。经哥哥斡旋,川普由父亲陪着去和James Nolan做了面谈,又请人代考了SAT,很顺利的转入了宾大沃顿商学院。至此川普家族终于取得零的突破,冲藤成功。

川普自己对宾大并不感兴趣,只是父令如山,不得不从。然而他后来发现藤校毕业生的光环着实可爱,就逢人便称自己绝顶聪明(“super genius”),从最有名的宾大沃顿商学院毕业。父亲本来一直要让哥哥接班,但是哥哥对建筑业丝毫没有兴趣,一心一意要去做飞行员,把父亲的肺都气炸了。一怒之下,父亲把哥哥踢出遗嘱,转而培养事事听话的川普。老爷子不肯退休,直到九十年代初诊断老年痴呆症后才缓缓退场,将一辈子创下的超过十亿美元家产移交给孩子们看管。

虽然川普自己说大学成绩很优秀(成绩单不许看),但是他并不是个学者。1987年,川普请人写自传” The Art of the Deal(交易的艺术)“,用他自己的话来说:”I play to people’s fantasies. . . . People want to believe that something is the biggest and the greatest and the most spectacular.(我玩弄大众的幻想…人们愿意相信那些最宏伟最伟大最壮观的东西)”。川普深悉大众心理,为人特别能出秀,知道如何调动群众情绪。因此无论是经商还是从政,川普都能受到很多人崇拜。说起来川普也是个悲剧人物,虽然经营着家族亿万产业官至美国总统,但是仍然遭受精英鄙视。多年来川普为了走出父亲阴影爬升歧视链尝试了各种各样的生意,赌场,选美,高尔夫,大学,牛肉,航空公司,屡败屡战,最后终于在电视真人秀上发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表演天才。2020年庚子大灾,新冠病毒肆虐,已经做了四年总统的川普,会呈交给美国人民怎样的一份成绩单?

参考文献

  1. The Trumps: Three Generations of Builders and a Presidential Candidate。 by Gwenda Blair https://www.amazon.com/Trumps-Generations-Builders-Presidential-Candidate-ebook/dp/B015WNZ1IK/ref=sr_1_1?dchild=1&keywords=The_Trumps%3A_Three_Generations_That_Built_an_Empire&qid=1601166145&sr=8-1
  2. Trump: The Art of the Deal. by Donald J. Trump, Tony Schwartz https://www.amazon.com/dp/B000SEGE6M?ref_=cm_sw_r_kb_dp_3F7iDbMG52V6M&tag=thewaspos09-20&linkCode=kpe
  3. https://www.cbc.ca/news/canada/trump-canada-yukon-1.3235254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ederick_Trump
  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ed_Trump
  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Trump_Organization
  7. https://www.city-journal.org/fred-trump-middle-class-hero-16218.html
  8.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trump-who-often-boasts-of-his-wharton-degree-says-he-was-admitted-to-the-hardest-school-to-get-into-the-college-official-who-reviewed-his-application-recalls-it-differently/2019/07/08/0a4eb414-977a-11e9-830a-21b9b36b64ad_story.html
  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maryanne-trump-barry-secret-recordings/2020/08/22/30d457f4-e334-11ea-ade1-28daf1a5e919_story.html
  10. https://www.forbes.com/sites/lisettevoytko/2020/08/28/report-upenn-professor-renews-call-for-investigation-into-trumps-alleged-sat-cheating/#42634aa1256f
  11. https://www.phillymag.com/news/2019/09/14/donald-trump-at-wharton-university-of-pennsylvania/

 

比尔老师是人大附中校友,1984年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在北京医科大学(北大医学部)任教五年后经CUSBEA项目于1989年来美留学工作。他博览群书,倾心观察,对青少年心理,美国大学教育,以及美国社会经济政治颇有心得。

© 2020 Bill Lu 比尔老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