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躲疫情

我一月下旬回趟北京和父母一起过春节,正赶上新冠病毒爆发武汉封城,刚好在美国航空公司停航的前一天飞回美国。之后的一个多月中国的疫情有如星火燎原,美国华人都忙着买口罩驰援武汉。然而太平洋这边却是岁月静好一切如常,简直真的像微信上战狼所说这病毒是某国专门量体裁衣对付中国人的。我虽然从来没有对当今总统抱很大期望,但是在公共卫生方面美国的CDC长期以来绝对是顶呱呱的世界第一,即使不相信总统宣称疫情不严重病毒即将四月消失,CDC的淡定绝对是妥妥的定心丸。

三月初我儿子大学放春假,我们决定大家一起到波士顿我女儿那里去团聚一个周末。三月六号周五下午我和太太开车三百英里,晚上十一点到达波士顿。周六周日一家人又是吃火锅又是玩逃生室,四脚着地钻地洞爬绳梯,不亦乐乎。此时公共场所已经到处放置酒精洗手液,我们也是很注意的每隔十几分钟就洗次手,但是绝对没有把新冠病毒特别放在心上。

谁知没过几天就彻底变了天。我们三月八号星期天晚上从波士顿回来费城,下面的几天里几乎每几个小时就有新变化,星期四县里中小学停课,星期五州长要求我们县里非生活必需的商店全部关闭,周六连我们附近全美最大的购物中心也关闭了。平时拥挤不堪的高速公路一下子变得畅通无阻。

此时宾州隔壁的新泽西和纽约州已然病势汹涌,波士顿也因为一家大制药公司开会而引起病毒传染大爆炸。相对来说我们费城附近疫情并不严重,家里还比较宽敞,院子也大。三月十七号我赶紧开车去波士顿把女儿接回家。当天哈佛大学宣布关闭校园,其他各大学一两天内纷纷跟进,大学生们突然发现自己成了多余的人。很快我们的空巢变成了满满的五口之家,儿子和外甥女两个大学生再加上刚工作两年的女儿,把家里的平均年龄一下子降低了二十来岁。好在小区里居民少空间大,家里网速也足够大家每天上班上网课,跟外界的接触只剩下邮局的信件网购的包裹超市买回的食物以及我自己的手和外衣。我一个人出门买东西,其余人都彻底足不出户。

我给自己订了一套从外面进家的消毒规矩。根据公开发表的新冠病毒传染途径研究,绝大多数传染都是近距离人与人之间,然而也有研究指出病毒可以在物体表面存活一两天。虽然病毒需要达到一定浓度以上才能有效传染,但是在进一步研究结果发表之前还是必须重视物体表面上的病毒。对付邮局的信件,我把手插进一个超市的塑料购物袋里面,隔着袋子把信箱盖打开,然后将塑料购物袋翻过来正好接住邮箱里掏出来的邮件,拿回家在车库角落里放两天以后再拿进家处理。网购的包裹和超市买回的食物也是在车库角落里放两天然后再处理。必须放冰箱的食品则用杀菌消毒纸或沾肥皂水的湿布擦洗表面以后拿进家放好。

我自己出门买东西和加油的保护程序就更复杂些。我在车里放一小瓶酒精消毒液,一盒一次性塑料手套,和一只口罩。进商店或加油之前戴上手套和口罩,买完东西回到车里摘下口罩和手套放在一边,然后用酒精消毒液擦手以后再开车,每下车一次都换一副手套,用过的手套和口罩在车里放几天以后又可以重复使用。回到家先把外套外裤脱下来放在车库角落里,立刻用肥皂洗手二十秒,到浴室洗澡换衣,用杀菌消毒纸擦洗信用卡和钱包。

我以前从来没有用过超市网购,第一次试用,五天之后居然送到。但是再次下单的时候就不管用了。于是我决定出去狂买一天,把一个月的食材用品全都采购完。花了五个小时把一大车食材拉回家,这辈子头一回对冰箱产生如此好感。

宅家的日子,星期和日期很快就搞不清楚了。孩子们穿着睡衣上网课,半夜两三点灯火通明,弄得生物钟癫癫倒倒。我只好要求大家早晨起来必须穿好正装,严禁睡衣,下午都到院子里干些活晒晒太阳,周日做中餐,周末做烧烤。

从上次出门采购已经几乎一个月了,下星期我准备再出去买一个月的物资。希望到五月底的时候疫情会有实质性的缓解。将来万一饭馆又可以开门了,我得带着一家子去好好吃一顿生鱼!

 

比尔老师是人大附中校友,1984年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在北京医科大学(北大医学部)任教五年后经CUSBEA项目于1989年来美留学工作,并获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生物学硕士,肯尼索州立大学(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计算机信息系统硕士和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MBA学位。他在埃默里大学医学院工作多年,博览群书,倾心观察,对青少年心理,美国大学教育,以及美国社会经济政治颇有心得。

微信公众号:比尔老师谈留学

比尔老师谈留学

© 2020 Bill Lu 比尔老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