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高年级学得水深火热,换个喜欢的专业难不难

前年我回国探亲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其中一位希望请我与他在美国上大学的儿子谈谈心。这位朋友夫妇俩在中国搞建筑多年,事业有成,非常希望自己的独生儿子能够学建筑子承父业。然而这孩子在中国的大学里学了两年建筑专业却很不开窍,于是他们将儿子转学到美国的一所拥有顶尖建筑专业的大学继续学建筑,希望他在美国的教学方式下开花结果。孩子已经在美国学了近三年,再有一年多就可以本科毕业。然而近来他儿子和父母大吵,坚决不要继续学习建筑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再和父母沟通,他们非常担心。

我答应帮他们和孩子谈谈。回到美国后,我和朋友的儿子接上了微信。孩子非常有礼貌,很快和我约了时间通电话。我说想听听他对自己大学专业的想法,他告诉我说自己不是学建筑这块料,每次做设计课题都觉得非常吃力,但是父母总是认为他不努力。他其实很喜欢应用数学,曾经去数学系选过几门课,那边有两三个教授对他挺赏识,但是自己已经在建筑系混到第五年了(国内两年国外三年),不最后拿个建筑学位好像对不起这么多年的辛苦。同时也担心转专业会延误毕业时间,万一转到数学系以后又学不好,怎么有脸见父母。 

我建议他在夏天尽量多选数学课,试着全力拼一下,看看效果如何。如果觉得夏天不那么辛苦,那就可以比较有信心在下面秋季春季两个学期多选数学课,赶上进度,下一年按期毕业。如果感觉功课比较辛苦,那么可以考虑数学课选少些,延迟一学期或一年从数学系毕业。当然如果夏天拼完了觉得应用数学专业并不像原来想象的那么可爱,还可以刹车回到建筑系拿学位。

我在电话交谈中一直用英文,感觉小伙子的英语口头表达能力相当不错,就建议他马上找那几个对他评价很高的数学教授谈谈自己转到应用数学专业的想法,听听他们的意见,和教授讲讲自己高中时候苦心学数学并参加奥数,再交流一下自己今后在应用数学方面发展的打算。和教授谈得越投入,教授对学生转系的事情就越在意,越可能去为学生争取。能有教授热心帮忙,就等于找到了内部的cheer leader(啦啦队)。一般来说,与数学有关的科系常常缺乏设计人才。如果看见教授们有挠头的设计问题,可以用自己的建筑设计知识帮他们搞些东西。乖巧勤快帮忙的人才讨人喜欢。

一旦下定决心转专业,就要尽早和应用数学专业的主任约时间恳谈,我建议他重点讨论以下方面:

  1. 用简洁的语言说清楚为什么要转专业。这件事最重要,最好在家先练习几遍,做到清楚达意,两分钟内解决问题。
  1. 推销已经学过的大学课程。数学系的教授多半不清楚建筑系的课程内容。不见得知道哪些课程可以转。高年级转专业要想准时毕业,关键是争取多转几门课。
  1. 和对方专业主任一起做一个表格,列出毕业前需要学的数学专业课程。

我告诉他这个1,2,3的顺序很重要。应用数学主任如果认同学生要转专业的想法,又了解了学生已经上过的很多有关课程,在转学分的时候就常常会手下留情。

在美国和在中国一样,搞好人际关系可以得到许多好处。只是搞关系的方式美国和中国很不一样。一般来说,美国教授喜欢直爽,不喜欢拐弯抹角,不懂暗示,不会暗箱操作(一不小心还违法)。美国教授喜欢持着热心有胆量有想法的人。要向他们直说自己的祈望。美国人讲平等,所以不管对方职位多高,一定要落落大方,平等相待,不能诚惶诚恐,唯唯诺诺。中国式的谦虚常常被美国人看来是没水平没自信心的表现。

我和朋友的孩子谈了近一个小时,以后一直没有再联系。后来和朋友聊天提起来,知道那个孩子转了应用数学专业已经毕业,正在读统计学硕士。

 

比尔老师是人大附中校友,1984年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在北京医科大学(北大医学部)任教五年后经CUSBEA项目于1989年来美留学工作,并获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生物学硕士,肯尼索州立大学(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计算机信息系统硕士和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MBA学位。他在埃默里大学医学院工作多年,博览群书,倾心观察,对青少年心理,美国大学教育,以及美国社会经济政治颇有心得。

微信公众号:比尔老师谈留学

比尔老师谈留学

© 2020 Bill Lu 比尔老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