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零嘴儿的心理学

自从2017年儿子考上大学,我们正式空巢,就迫不及待搬家到费城西北郊区的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居住。买房子的时候因为看中了小区的环境人文,当时并没有太考虑面积大小,结果搬进老大的房子,总觉得空荡荡的,一天到晚到处吆喝着找朋友来家里玩儿,顺便添点儿人气。有时候自我解嘲,琢磨着万一将来儿子女儿回家各带着男友女友,倒是能有足够的地方住了。 没想到2020年庚子大灾,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疫情之下美国各州纷纷颁发居民宅家令,大学也很快都改为网上教学,禁止学生出入校园。这样一来,我女儿在波士顿剑桥的公寓便显得太小,我们就赶快把她和被大学轰出校园的儿子和外甥女一齐接到家里避难。 鼠年鼠相,我家的大房子大院子立刻凸显强大优势,一家人蜗居在一起与世无争,倒也其乐融融。我自己戴上口罩手套开车去西式中式的几个超市大肆采购,买足食品食材和小吃,准备学习贯彻老鼠精神,在家坚壁清野长期抗战一个月。

虽然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两年,儿子和外甥女也都是自信满满的大学生,然而在父母眼里他们仍然是一群孩子,我从超市买回的战利品当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零嘴小吃,在厨房边储物室里架子上挤成一团。孩子们自然也是不减当年勇,很快就发现了这堆保藏,从此储物室便成了人来人往的热闹去处。 看到小吃如此畅销,我不免沾沾自喜。但是我很快发现孩子们把喜欢的小吃拆开包装以后一直盯着吃直到吃光,并不顾及藏在后面的其他各种小吃。这个断其一指不及其余的吃法,却不利于我的长期抗战大计。我希望他们比较均匀的消耗各种小吃,以保证抗战后期仍然有各种各样的食品选择。

我琢磨也许是孩子们没有发现堆在后面的好东西。于是我腾出来十来个放食材的玻璃瓶,把那些小吃一一拆包,然后分装到玻璃瓶里,一长溜摆放在与眼等高的架子上。这样一来,各种小吃的被吃机会均等,应该不会再出现大家专门挑一种吃的现象了。 果不其然,孩子们吃零食的种类分布立刻宽广了许多,然而他们用嘴投票,很快有些瓶子内的食物开始见少,另外瓶子里却仍然满满当当。看来投票权这玩意儿确实害人,不像组织上发疫情包那样整齐划一。

几天后我开始观察到了一个现象。一瓶畅销小吃满满的时候消化得最快,一天下来就剩下不到半瓶。然而剩下的半瓶却要花两三倍的时间来消化,尤其是最后的两三块,似乎没有人想当拿走最后小吃的罪魁祸首。 于是我在给畅销的瓶子里添货的时候故意只装小半瓶,而将不畅销小吃的瓶子装得爆棚,经过这样调整之后,各瓶的流量开始趋向均衡。 看来东西要想让人珍惜,就不能给予得太满。

 

比尔老师是人大附中校友,1984年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在北京医科大学(北大医学部)任教五年后经CUSBEA项目于1989年来美留学工作。他博览群书,倾心观察,对青少年心理,美国大学教育,以及美国社会经济政治颇有心得。

微信公众号:比尔老师谈留学

比尔老师谈留学

© 2020 Bill Lu 比尔老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