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孩子练网球的母亲

网球场上的女孩子看上去十三四岁,个子不高,圆圆的脸,两只大眼睛透着灵气。她一身短运动衣裤,皮肤晒得黝黑,两臂双腿上圆滚滚的满是肌肉。球网对面是一位中年亚裔妇女, 看上去是孩子的妈妈,年纪近50岁,身材瘦小,身前放着一筐网球。 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对面的女儿,手里一个接一个地把网球扔到对面,让女儿一个接一个用网球拍打回来。不一会儿,筐里的网球扔完了。中年妇女身后网球撒了一地。只见她小跑着把到处地上的网球捡起来放回筐里,然后接着一丝不苟的给女孩子喂球。然而很显然这位母亲自己并不会打网球,抛出的球弧度很高,软软的。但是女孩子并不在意,认认真真的把飞来的网球一一打过网去。然而由于抛过来的网球速度慢飞行球路又不规范,女孩子击球练习的效果并不好。

母女俩就这么一抛一击练习了好一阵儿。两人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女孩子跑过我们这边问能不能和我们一起打双打。我看她身体结实步态矫健,估计打网球应该有些能力,便把太太从对面叫到我这边来,两人一起对付她一个。然而女孩子虽然满场奔跑如飞,打出来的球质量却很不到位,失误频频。我们俩很快便把女孩子打得气喘吁吁自顾不暇。她母亲静静地在一旁看我们打球,不时走来走去把地上散落的网球捡起来递给我们,又从自己的球筐里拿出几个网球送给我们用。

这样打了二十来分钟以后,女孩子叫停休息。我夸她动作敏捷,问她平时做什么运动。她说自己一直练长跑,在最近这个夏天刚刚开始学习打网球。她妈妈高兴的告诉我女孩子学网球进步很大,希望开学以后能够进入学校的网球队。

告别母女俩之后,我心中十分感慨。作为初学网球的孩子,最重要的是把基本动作要领掌握好。网球这个运动,打得不好的人可以有各种惊奇百怪的动作,但是要想打好,基本功就得练得像是被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这个女孩子刚刚开始练网球不久,妈妈就辛辛苦苦专心陪女儿练球,爱心卓然。而女儿也深知母亲苦心,乖乖的跟着妈妈练球。然而妈妈这样的付出,女儿如此的顺从,结果恐怕是事与愿违,越练得多动作越走样,将来纠正起来就越困难。

从幼儿园到高中,无论是学校的课程,校外活动,还是体育运动,很常见父母对孩子倾心教导帮助,有时甚至急得包办代替。即使孩子长大成人,甚至大学毕业进入职场之后,很多父母仍然心力交瘁的为孩子担忧。父母的精心关注对未成年的孩子是最强大的外挂助推器,然而最终仍然要靠孩子自己身上的火箭送入正确的轨道。父母在帮助孩子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自己的知识和能力是否够格呢?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父母自己充当了不合格的教练,而孩子因为服从父母权威而亦步亦趋,那么长大之后在职场上面对上司就很可能习惯性的委屈求全。亚裔尤其是华裔在职场上表现出来的很多问题,是否与此有关呢?

 

比尔老师是人大附中校友,1984年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在北京医科大学(北大医学部)任教五年后经CUSBEA项目于1989年来美留学工作,并获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生物学硕士,肯尼索州立大学(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计算机信息系统硕士和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MBA学位。他在埃默里大学医学院工作十多年,博览群书,倾心观察,对青少年心理以及美国大学教育理念颇有心得。

微信公众号:比尔老师谈留学

比尔老师谈留学

© 2019 Bill Lu 比尔老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