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兰特的女儿

许多年前我第一次访问哈佛校园,看见老校园的正中有一座哈佛创始人约翰·哈佛的雕像,游客们都聚在那里照相,很多人还要专门去抚摸雕像锃亮的左脚。听说雕像的左脚有些神气,向往哈佛的高中生们大都要去抚摸一下以祈福将来被哈佛录取。虽然后来知道这座雕像其实是张冠李戴并非约翰·哈佛的真容,但是有了这个开端,我每次访问大学的时候便总要留心注意校园里该校创始人的雕像或油画,寻查其历史渊源。2014年我女儿考入常青藤七姐妹之一的卫斯理学院,我便爱屋及乌,对卫斯理学院的建校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卫斯理学院的创始人是一位叫Henry Fowle Durant(亨利·杜兰特)的波士顿律师。亨利·杜兰特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之家。他父亲是位在当地小有名望的律师,母亲则是波士顿上流社会有名的金花五姐妹之一的名家闺秀。她不仅面容姣好,更是当时很少见到的识文断字,聪敏过人的知识女性。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杜兰特从小就跟着母亲读书,得到了很好的家教。十几岁的时候父母送他到一位牧师在家里开办的寄宿学校读书,准备进入大学。这位牧师的太太(Mrs.Ripley)从小自学成才,是位优秀的拉丁和希腊语专家。要知道十九世纪初的波士顿还是个闭塞的边远城镇,连一本像样的拉丁或希腊语字典都没有印刷过。但是Mrs.Ripley凭着自己超人的天分和感悟硬是把这两门古老而又复杂的语言研究得融会贯通。她在教养自己七个孩子之余,还同时为家里的寄宿学生教授课程。Mrs.Ripley教导学生们的时候手里总是不停的做着针线活儿,嘴里则信手拈来,挥斥方遒,深受杜兰特的爱戴和敬仰。那个时代识字的妇女本来很少,古来一贯的专家见解(专家自然都是男的)都认为女性是需要男性保护和指挥的脆弱一半人类。医生们坚信女性的身心大脑是专门被上帝做来生育持家,会被知识和思考摧毁。然而亨利·杜兰特在自己母亲和Mrs.Ripley两位奇女子教导之下长大成人,亲身体验女性智慧和能力,为他后来倾力创办女子学院早早埋下伏笔。

年轻的亨利·杜兰特中等身量,挺拔帅气,为人温和,持着而充满自信,有一副天然的军人风度。出身在波士顿上流社会家庭的杜兰特选择去哈佛大学读书并无悬念。在哈佛的几年他虽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事迹,但中规中矩一直是个好学生。朋友们都知道他特别爱书,一天到晚泡在哈佛图书馆读书,是个酷爱读诗的文艺青年。从哈佛毕业以后,他遵从家庭意愿回到自己父亲的律师事务所做学徒,两年后考取了律师执照。他本姓史密斯(Smith),但是在考律师持照的时候发现仅在波士顿就已经有十一位律师名叫亨利·史密斯。为了避免重名的烦扰,他决定改从外祖母姓叫“杜兰特”。亨利·杜兰特博览群书,又从小受到名师真传,还特别能说会道善于演讲,能够把错综复杂的案件法理解释得通俗易懂,连陪审团里的普通老百姓都清清楚楚,再加上得到了自己父亲的精心指导,不过几年就在波士顿律师界腾挪得如鱼得水,成为屡战屡胜的有名大律师。1859年他成功地为波士顿公立学校将圣经纳入阅读材料辩护。在另外的一桩民事官司中他从铁路公司嘴里虎口拔牙,为一对被火车撞死撞伤的当地夫妇拿下了当时在美国史无前例的高额赔付。

虽然亨利·杜兰特挚爱读书,他却不是个死读书的书呆子。他做大律师的收入颇丰,然而他致富的真正金源在于他敏锐的商业嗅觉。他为很多公司企业打商业官司,每次总是借机细心琢磨诉讼双方公司的业绩和前景,他曾为一家生产轮胎橡胶的老板处理法律事务,发现这种橡胶拥有巨大市场前景,便决定接受这个公司的股票作为律师付费。他凭这一招很快就赚得钵满肠肥,成为波士顿当地的一流富豪。志得意满的他又迎娶了心爱的表妹,波士顿名媛Pauline Adeline Fowle。杜兰特太太Pauline也是出身于书香门第,她的外祖母是当时罕见的女性拉丁语学者,她母亲和四位姨母都毕业于费城的著名寄宿学校。Pauline在纽约有名的寄宿学校读书,十八岁时随母亲到欧洲游历两年,在欧洲上流社交外交圈中颇有名气。两人婚后夫唱妇和,在新英格兰上层圈子里迎来送往,家庭生活舒适美满。杜兰特夫妇生育了一儿一女。儿子长得聪明伶俐人见人爱,是父母的掌中之珠。但不幸的是,女儿生下六周就夭折。

卫斯理这个地方在波士顿西面十几英里,湖泊纵横,山水交映,属于当时波士顿的远郊,相当于延庆和北京的关系。杜兰特夫妻俩在那里喜欢上了一个湖泊,在湖边购置了三百多英亩土地和一座农家屋,并把湖名改叫桦斑湖(Lake Waban) 。夫妻俩闲时带着儿子到乡间小住,打算将来儿子长大以后就把这块产业送给儿子做庄园。

然而灾难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降临到这个美满家庭。1863年,亨利·杜兰特八岁的儿子突患白喉而亡。眼看着唯一的儿子离世而去,杜兰特夫妇肝肠寸断。虽然杜兰特夫人笃信基督,杜兰特却一直对宗教三心二意。然而在儿子重病之时,杜兰特立下重誓,无论孩子生还与否,他都将把自己全身心奉献给上帝。儿子死后,杜兰特完全放弃了自己收入丰厚的律师职业,夫妇俩言出必行,将全部时间和精力倾注到为上帝传播福音的事业当中。 此时的亨利·杜兰特不仅缺乏牧师资格,对基督教的理解也非常肤浅,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专心研习神学,不久杜兰特便能运用他的非凡演讲能力在各处教会活动中为大家讲经。杜兰特的经文讲解清澈而有激情,很快就在波士顿地区各教会成为热点项目, 场场爆满,一票难求。在杜兰特眼中,基督教的教义黑白分明,没有半点灰区。他对上帝的倾情投入使很多听众被他的讲经所感动而决定昄依基督教。但是这种眼里不揉沙子的至纯心态也使杜兰特四面树敌,尤其让那些有持照的牧师们心怀不满。

杜兰特夫妇的丧子之痛使他们再不忍心踏进自己在卫斯理的湖畔别墅度假。起初夫妇俩考虑将这片产业改建成孤儿院,但是他们后来改变主意决定将土地用来创建一所女子学院。杜兰特夫妇投身于女子教育的原因一百五十多年来从没有过清楚的说明。后来杜兰特自己常常谈到他自己的母亲和启蒙老师Mrs.Ripley,感慨从她们那里感受到的崇高女性知性和智慧。考虑到当时社会对女性教育的种种偏见,任何为女子教育奔走疾呼的精英人士都会被看作奇葩怪异危害淑女身心的另类,办女校更是需要特别的勇气。杜兰特夫妇为女孩子办大学的善事并不见得能够被新英格兰社会衷心赞许,反而会招惹是非。因此杜兰特夫妇行事低调很有可能是不得已之举。

美国大陆最早的女子学校创立于十八世纪,但是一直到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才有了第一所专门为女孩子提供大学教育的学府(Wesleyan College)。 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虽然是当今美国最为著名的女校,但是在历史悠久的常青藤七姐妹中却是一位小妹。大姐曼荷莲学院(Mt.Holyoke)始建于1837年,是十九世纪中期全美仅有的几所从事高等教育的女子学院。1865年,杜兰特第一次造访曼荷莲学院,对这所女子学院的建筑风格和治学理念都印象深刻。1867年杜兰特夫妇又一次去曼荷莲学院考察,并捐赠一万美元修建曼荷莲学院的第一座图书馆。杜兰特还做了曼荷莲学院的校董。

十九世纪六十年代末的美国,南北战争刚刚结束。四年多的残酷内战造成北方六十万青壮年男子伤亡,其中包括相当数量的知识分子。因此从内战期间开始,北方教育界只好依靠招募大批相对有文化的青年女性来填补这个巨大的教师缺口。虽然是不得已而为之,启用知识女性的第一步一旦走出,社会便再也无法完全忽视女子的知性能力,从而导致战后社会观念对女性高等教育的相对容忍,促使女子学院需求飙升。而当时的寥寥几所女子高等学府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正是筹办新女校的绝好机遇。从1867年起,杜兰特夫妇便成了曼荷莲学院的常客,总是在校园里到处巡视,问东问西。他俩还把纽约附近的另一所常青藤姐妹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仔细研究了一番,最后参照曼荷莲学院和瓦萨学院定下了自己新女校的建设蓝图。

1870年,麻省议会批准了杜兰特夫妇的女子四年制学院建校方案。杜兰特夫妇给自己的新女校起名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他们计划在临湖的山坡上建造一座伟岸清秀的学院大楼(college hall),供学院师生所有教学生活之用。1871年9月14日,杜兰特夫人在湖边为这座大楼埋下奠基石。根据杜兰特夫妇一贯低调行事习惯,大楼奠基并没有举行庆祝活动,也没有延请当地名流到场,只是由杜兰特夫人给在场的所有工匠每人赠送一本圣经,并把一部圣经和基石埋在一起。杜兰特夫妇把自己一切努力都归功于上帝的福音,认为自己只是为上帝做事,千万不可居功留名。这就是为什么无论我在卫斯理校园内如何寻觅,却一直找不到与亨利·杜兰特夫妇有关的雕像油画或其他任何纪念物。每每我与卫斯理学院的学生或校友谈及此事,大家也都对自己母校创始人的身世经历并不很清楚。

学院大楼的建造花了整整四年。杜兰特夫妇并没有向社会寻求大规模捐赠,建校款项都是掏自己腰包。他俩请来波士顿赫赫有名的建筑设计师Hammatt Billings,杜兰特夫人亲自在工地上试走以确保楼梯级层高度适合女孩子走动。杜兰特夫妇天天泡在工地上,亲历亲为,一砖一石都要确保质量。连年劳作虽然使夫妻俩心力交瘁,但是他们仍然不依不饶的投入全部身心。从建筑到校园,卫斯理学院将是第一所专门为女性设计建造的高等学府。

或许因为杜兰特身边的女性都是出类拔萃的杰出人才,他对女性的智慧和能力从来深信不疑。他坚信“Women can do the work. I give them the chance(女性可以胜任工作,我要给她们做事的机会)”. 在他看来,卫斯理学院是体现女性智慧和能力的绝好机会。如果学院的所有管理人员和教授都是女性,那么女学生们就会有机会生活在一片由女性独立顶起的天地,从女先生们的言传身教中获得自信汲取力量。然而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美国,具有大学水准的女教育家非常稀缺。但是杜兰特知道很多杰出女性因为没有职场机会,只能在中小学或家庭范围内展示才华。他亲自到处游说,延请这些知识女性到卫斯理学院担任教职。他请到的第一批女教授中只有一位拉丁语教授(FrancesE.Lord)拥有大学教学经验。自学成才的希腊语教授MaryE.Horton恰好住在卫斯理学院街对面。自然史教授Susan M. Hallowell是位中学老师。杜兰特送她去大学里进修了一年生物学。杜兰特还送另一位中学老师Sarah Frances Whiting去大学进修物理。她后来在卫斯理学院建立了美国当时在MIT之外第二个大学物理实验室。杜兰特夫人也把她聪明强干的好朋友Jenny Nelson请来教拉丁语法语和英语写作。杜兰特的一番辛苦没有白费,卫斯理学院的首任全部教职员,从校长到教授,全部为女性担任。事实上,卫斯理学院自第一任校长起,历届十四任校长全部都是女性。

1875年9月8日,卫斯理学院迎来了建校首届314名女学生。这一天不仅数百名女学生到校报到,她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叔舅亲友都携男带女前来参观庆祝,川流不息的车马把卫斯理学院挤得水泄不通。杜兰特夫妇为卫斯理学院选择了圣经上的一句箴言作为校训:“Not to be ministered unto, but to minister(非以役人,乃役於人)”,意思是不要使唤别人,而要为社会服务。建校伊始,杜兰特坚持用对名校男大学生的标准来要求卫斯理学院的女大学生。然而由于当时女性极少有机会获得良好的中等教育,卫斯理学院的首届新生中只有不到百分之十真正具有修习大学课程的知识基础。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杜兰特专门雇请补习教授,后来又在卫斯理学院附近出资成立了一所预备寄宿学校Dana Hall School,用来给基础差的女学生补课。杜兰特毕生爱书,他将自己多年收藏的上万册图书全部拿出来建立卫斯理学院图书馆。图书馆不仅拥有大量真本经典,还收集了各种现代作品和报纸杂志,其内容之丰富在当时美国各大学图书馆中出类拔萃。卫斯理学院非常重视科学教育,尤其是学生亲自动手的科学实验。杜兰特强调使用原文和原始资料教学,这个非常前瞻的决定不仅保证了卫斯理学院的高水平教学质量,更使卫斯理学院的师生养成了独立思考和批评的习惯。为了提高女孩子的自信和眼界,杜兰特坚持让女学生入学之始就研读如荷马史诗,但丁,莎士比亚这样一些具有恢宏王者气概的经典文献。

杜兰特辞世于1881年。杜兰特夫人26年后于1917年逝世。夫妇俩的墓地静悄悄的坐落在卫斯理学院东面十几英里开外的剑桥。杜兰特生命的最后十年中他专专心心只做了创建卫斯理学院这一件事。这位温文尔雅的长者每天都在卫斯理校园中忙碌,几乎每一位早期卫斯理学院的师生都与他有过交谈。除了无数时间和精力之外,杜兰特夫妇先后总共为卫斯理学院投入了一百多万美元(超过铁路大王范德比尔特对范德比尔特大学的投资),实可谓倾家办学。一个多世纪以来,数万名独立自信的年轻知识女性从卫斯理学院走出来,叱吒风云,成为社会的栋梁。杜兰特夫妇膝下子女夭折,卫斯理学院就像他们的亲生女儿。有女如此,实在是弥足欣慰了。

原始资料:

  1. Address Delivered in Memory of Henry Fowle Durant in Wellesley College Chapel February Eighteenth MDCCCCVI. – Charlotte Howard Conant
  2. Wellesley College 1875 – 1975, A Century of Women – Jean Glasscock et al
  3. The Life of Henry Fowle Durant Founder of Wellesley College – Florence Morse Kingsley
  4. https://www.wellesley.edu

 

比尔老师是人大附中校友,1984年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在北京医科大学(北大医学部)任教五年后经CUSBEA项目于1989年来美留学工作,并获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生物学硕士,肯尼索州立大学(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计算机信息系统硕士和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MBA学位。他在埃默里大学医学院工作十多年,博览群书,倾心观察,对青少年心理以及美国大学教育理念颇有心得,并拥有深厚的中英文写作和语言交流水准,善于与接受美国教育的青年学生深层讨论沟通,识别学生独特优势,调整心理状态,激发内在动力。如希望与比尔老师咨询,请用下面二维码微信联系:

 

微信公众号:比尔老师谈留学

比尔老师谈留学

© 2019 Bill Lu 比尔老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