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老师:儿子的十五岁礼物

光阴似箭,我儿子刚刚过了二十岁生日,家里终于不再拥有十几岁的少年。五年前的这个时候,他刚刚升入高中三个来月,一副少不经事然而又桀骜不驯的样子,对付起来甚是头疼。我自忖儿子上高中最需要的是建立为自己负责任的态度和信心。儿子长这么大一直住在郊区,还从来没有独自到大都市里逛过。正好纽约市离我们镇子不远不近,只需要换一次火车总共大约不到两小时的单程距离,何不送他一个独特的十五岁生日礼物,给他些钱让他自己到纽约市游览一天。 儿子对这个生日礼物果然很感兴趣。在这之前每次家里一起出去,他总是低着头跟在后面玩手机,反正爸爸妈妈去哪他就跟到哪儿,如果父母走错了路他还可以嘲讽一下。但是这一次他得到了全部自由,不由得雅兴大发,立刻上网去查询到纽约市的火车车次。 我对他这次纽约之行要求了两件任务,第一个任务是到时代广场(Time Square)上的餐厅 Bubba Gump Shrimp Co (电影阿甘正传里阿甘开办的渔业公司名字)吃顿午饭,第二个任务是到纽约中心公园旁边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去参观,别的地方由他自己决定。

从我们新泽西这边到纽约通勤不算太困难,可以乘坐新泽西火车(NJ Transit)到纽约市中城(midtown)宾夕法尼亚总站,或搭乘长途汽车进纽约。儿子选择坐火车进纽约。宾夕法尼亚总站离时代广场只有十来条街,他打算慢慢溜达着逛过去。 儿子生日之后的那个星期六天气特冷。我一大早开车送他到镇里的火车站上车。儿子脚蹬球鞋,背着他的猩红背包,全副武装精神抖擞。买票上车后到纽约一路上很顺利,中间转车也没有出错。由于我们以前都是开车进纽约,儿子还是第一次乘坐这班火车。他写短信告诉我说列车比他想象的要简陋得多,但是他很喜欢检票员吆喝着检票的样子,和电影里面一模一样。

两小时之后列车到达纽约市。儿子下车进入宾夕法尼亚总站大厅,四面望去人群熙熙攘攘往各个方向流动着,顿时丢失了方向感。问了几次路才总算从车站大厅里钻出来走到纽约大街上。 纽约的大街和车站里一样噪音灌耳充满了川流不息的人群。儿子站在三十三街和第七大道的路口,搞不清哪个方向是去上城。临去之前我对他说只要往上坡走就是上城方向,大街的数字会越来越高。然而纽约街道的坡度在一个新手看来并不明显。儿子以前来纽约从来都是玩着手机跟着走,对街景和方向完全没有印象。他在两条街之间来回走了两次,比较了一下街名,便定下心来向大街数字增加的方向走过去。一路上遛遛哒哒观赏着走来走去的各色人种以及玲琅满目的商店橱窗,不到半个小时就进入了时代广场。

纽约的时代广场如果搬迁到任何其他城市都只会是一个不太起眼的街心广场。但因为这是寸土寸金的纽约,时代广场便因为与其相关的各样历史,名人,和各种大事而享誉全球,成为大多数来美国的游客必须要访问的地方。时代广场呈拉长了的三角形,周围所有面向广场的建筑都挂着巨型电子屏幕,全天候滚动播放各种各样的广告,使广场几乎昼夜不分。儿子找到时代广场后便一头扎进大型糖果店M&M’s World去观赏色彩缤纷的各式糖果。他从糖果店出来时已近正午,便到广场另一端的餐厅Bubba Gump Shrimp Co去吃午饭。

这个时候餐厅里面已经挤满了食客,外间还有些人在等候。儿子走到前台拿号,然后找个地方坐下来一边玩手机一边等着前台叫他的号码。但是过了一阵他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他注意到好几拨比他晚来的食客都已经被带进去吃饭,他自己的号码却从来没有被叫到。于是他到前台询问,发现前台以为他这个少年一定是有成年人陪同,因此决定等到陪同的成年人到来之后再带他进去吃饭。儿子解释说他是独自来吃午饭,这样一来前台过了几分钟就带他进去吃了。 儿子被带到一个靠窗的双人小桌,高高兴兴的叫菜吃饭,一边观赏着窗外街景和过往行人。吃了一阵,他突然发现餐厅女服务员到他桌旁光顾的次数特别多,总是问他是不是很快要结账。儿子心里怀疑她们嫌自己一个人占着两个人的餐桌,而且小孩子也不见得会给小费,因此不耐烦。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彻底放慢吃饭的速度。又过了一会儿,大概那餐厅女服务员实在憋不住了,又邀了另外两名服务员一起到桌边要求他结账。儿子耍够了,便大摇大摆结账,还给了服务员不错的小费。走出餐厅后他按捺不住便给我打电话,大大吹嘘了一通他的午饭历险记。

从时代广场到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有相当的距离。得坐地铁过去。在纽约的各大博物馆当中,儿子最喜欢这个自然历史博物馆,每次去都要在里面花很多时间。他下到地铁站里才发现纽约的地铁实在是太复杂了,不单是路线多,有些车次周末还不发车,从机器里买地铁票也不是那么直观简单。儿子观察了一会别人,自己照猫画虎买了地铁票,又问了两三个人,总算上对了去博物馆的车。 当儿子从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里再冒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暗。离他计划好的回程火车发车时间也已经只有一个来小时。他在地面上找来找去,却怎么也没有找到早些时候下车的那个地铁站。好在纽约街道横平竖直,只要顺着大街一路走下去总会碰到另一个地铁站。他坐上地铁一路下行,本来应该直接进入宾夕法尼亚总站,但是他阴差阳错提早下了车,到地面才发现离火车总站还要走几条街。

宾夕法尼亚总站附近的街道各色人等比较杂乱,有很多人在人行道上推销。去纽约之前我告诉儿子如果碰到人来推销东西,可以不用搭理,摆摆手假装听不懂,继续走路。他照计而行倒也平安无事,只是把自己神经搞得很紧张。走到车站,计划好的那班火车已经出发,下一班要再过一个多小时,而且中间转车的时候还要再等一个多小时才能换上回家的火车。儿子干脆破罐破摔,跑到火车总站旁边热闹的第七大道又逛了一会儿,才回来上火车。 儿子最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钟。虽然平时他不爱讲故事,但是这一次他在晚饭桌上滔滔不绝说个不停,吃完饭还在厨房里帮着洗碗。又过了一阵忽然不见了他的踪影,后来才发现儿子躺在沙发上已经深深的进入了梦乡。  

 

比尔老师是人大附中校友,1984年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在北京医科大学(北大医学部)任教五年后经CUSBEA项目于1989年来美留学工作,并获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生物学硕士,肯尼索州立大学(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计算机信息系统硕士和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MBA学位。他在埃默里大学医学院工作十多年,博览群书,倾心观察,对青少年心理以及美国大学教育理念颇有心得。

微信公众号:比尔老师谈留学

比尔老师谈留学

© 2019 Bill Lu 比尔老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