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老师:女儿大学毕业找工作

从好莱坞暑期实习结束回到家,女儿的情绪低落到了最低点。三年以前我开车送她到卫斯理学院读书,从入学第一天起学校就不遗余力的鼓励女孩子们自信满满,不被社会上对女孩子的固有偏见所累,相信自己有本领在任何领域取得成功。生活学习在这样的校园氛围当中,女儿就像春天飞进百花园中的燕子,对什么都好奇,各种课程和活动都想去试试。本来她在高中辩论了四年,一心一意要在大学里主修政治学,将来做大法官。但是第一学期结束下来她就改变了主意。 在大学里大家都非常重视暑期的实习生工作。大学一年级的暑期女儿申请到MIT经费,在其机械工程系的一个实验室跟着高年级学生一起写代码开发高速旋转叶片的三维模拟演示软件。大学二年级的暑期她拿到卫斯理学院的资助,去希腊雅典附近的一个考古发掘现场制作无人机航拍录像和360度文物照片。大学三年级的暑期她拿着卫斯理学院的资助,千辛万苦找到一个好莱坞著名制片人的实习生位置,任务是评阅制片人收到的大量剧本稿件。然而大学三年的三个暑期实习过后,女儿除了发现自己不是一个好码工,不善操作无人机,以及彻底不适应好莱坞的风气作风之外,并没有发现任何让自己特别心仪的未来方向。眼看再过一年就要大学毕业,她的不少同学已经心满意足的拿到了大学三年级暑期实习单位的录用通知书,而女儿自己连找什么样的工作都没搞清楚,不禁忧心重重。

看着从来都是风风火火精神十足的女儿萎靡的赖在床上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心里也很着急。年初的时候女儿一心一意要去好莱坞做导演。我们感觉女儿并不是做导演的料,但是看到她那么坚决,就决定支持她的主张。孩子如果有梦,应该让她尽早去圆。如果孩子只是叶公好龙,那么梦碎越早负面影响越小。这时候父母如果全力阻挡,就有可能把孩子的梦蜕变成一生的遗憾而不断发酵,常常越搞越糟。我们坦诚的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女儿讨论好莱坞的种种利弊,然而女儿心意已决。她想办法结交了一些已经在好莱坞工作的卫斯理校友,又向卫斯理学院申请拿到了四千美元的资助,期末考试一结束就豪气冲天的踏上征途。但是经过十二个星期的暑期实习,女儿已然明白自己的导演和写作功夫与其他成百上千来好莱坞寻梦的文学青年相比并无甚天赋,她同时也亲身体验目睹了女性在好莱坞倍受歧视的现实。大学三年级的暑期实习对大学生毕业进入职场关系重大。女儿用至关重要的大三暑期实习交了学费,心里别提有多沮丧。

我知道女儿不是一个在书斋里做学问的人。她更喜欢跑出去做事解决实际问题,因此去研究生院深造对她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我向女儿打听她自己专业近年毕业的那些学姐的求职去向,女儿说学姐们主要是去硅谷的高技术公司做人机界面设计工作,但是她不太喜欢这类一天到晚面对计算机屏幕的职业,她更喜欢与人打交道。我劝她无论如何先要把求职的事情启动,开学以后可以到卫斯理学院新近扩展的职业咨询中心找专家帮帮忙。 女儿到学校咨询回来以后并不开心。她告诉我卫斯理学院的职业咨询中心虽然新近增加了几位职业咨询导师,但是人员仍很单薄。每位职业咨询导师需要负责指导相当广泛的职业范围,因此给出的建议都显得比较泛泛而谈,没有太多实用价值。反倒是职业咨询中心的网站上面有很多招工广告可以试一试。我建议她把网站上所有的招工广告都记录到电子表格(spreadsheet)上,先不分青红皂白来一个地毯式轰炸。如果女儿想不清楚自己心仪的行业,或许可以先让用人公司来帮助她筛选一下。因为对她不合适的公司和行业多半应该不喜欢她寄送的简历。

开始的几十份求职申请送出去之后一两个星期,并没有听到任何回音。这时候有人在卫斯理学生的脸书群里发了一则消息,说在高盛公司做主管的一位卫斯理校友希望招收一位卫斯理毕业生,还附上了联系电话。女儿立刻就跟那位做高盛主管的卫斯理校友拨通了电话。那位主管接到电话非常诧异,因为那个职位早就有人录用了。但她还是和女儿聊了近一个小时,给女儿提了很多中肯的建议。几天后恰好来了第一个回音,是一家中型银行在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的职位。女儿喜欢波士顿,男友又在波士顿读研究生,所以并不想去别的城市工作。然而这是她得到的第一个电话面试邀请,所以仍然欣喜若狂。她仔仔细细的把那家银行研究了一通,在电话面谈的时候滔滔不绝。女儿本来就特别爱说话,估计面试官也觉得她不像一天到晚用spreadsheet的人,客客气气的结束了电话面谈。 过了两天又有一家公司跟女儿打电话。这是一家咨询公司,非常热情,一上来就邀请她到公司去面谈。女儿高高兴兴告诉我,但我却觉得有些蹊跷,就上网调查了一下这家公司。原来这是一家专门蒙骗求职人员的公司。所谓的咨询职位不过是根据销售业绩提成的推销员。目的是骗取求职人员亲朋好友购买高价产品。我把调查结果告诉女儿,建议她向那家公司回电邮说自己已经找到工作,不再需要继续求职。

眼看着一天天过去,递出的求职申请有如石沉大海,女儿不免心情烦躁。我劝她说,求职是数字游戏,你的水平不差,只要每周坚持送出几封求职申请,早晚会有成效,而且一旦开始有回音就会像开闸的洪水。果然一两周后突然连着有好几家公司给女儿电邮要求安排电话面谈。 公司多了就可以挑挑拣拣。女儿的首选城市是波士顿,其次是纽约市。她决定先安排与波士顿的几家公司电话面谈。她约好的第一家公司离MIT只相隔一条街,是一家只有五年历史的创业公司,其主要经营业务是帮助全国各大书商在社交媒体上给粉丝介绍新书。女儿爱书又喜欢写作,所以她对这家公司非常感兴趣。电话面试进行得非常顺利,与她通话的是一位年轻人,两人谈得很投机。很快她得到第二轮电话面谈的通知。这次是要花一个下午和公司不同部门的五位面试官通电话。这五个人多数比较年轻,只有一位职位较高年资略深。女儿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规模的电话面谈,几个小时下来仍然激动得意犹未尽,打电话给我描述她电话面谈的各种细节。她说与所有人都谈得很不错,唯一缺陷是在和年纪较大的那位谈话时候在一个问题上出了些毛病。那位面试官要她提出一个营销战略,然而每次她回答之后面试官都要把条件搞得更苛刻一点让她进一步修改营销战略。很快女儿就开始不知所云,但是她却嘴上不饶人边想边不停的说,直到面试官改变话题。

我听了以后,觉得这次面试恐怕要在这儿砸锅。我告诉女儿,像她们这样名校毕业的学生,用人公司并不担心她们的聪明程度和办事能力,但是不希望她们过于自负而不脚踏实地。这位面试官很可能就是想检验一下女儿有没有能力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怎样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请教。” 几天后这家公司果然婉拒了女儿的申请。 下一家公司坐落于波士顿下城,其主要业务是帮助中小型企业在社交平台上做数字营销。电话面谈过后女儿很快收到这家公司的电邮,内容是两道有关营销战略的题目。女儿看了以后觉得根本无从着手,气急败坏的把两道题拿给我看。我读了一下,觉得没有工作经验的年轻人确实不容易做好这两道题。虽然表面上这两道题目并不难,只不过要求根据一系列过去数据来预测下一季度公司在谷歌和微软做搜寻数字广告的资金分配。然而过去数据只给了上一季度很简单的几组数据点,并完全没有任何去年同期的数据。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缺乏相关的历史数据,做出来的预测怎么可能靠谱。我对女儿解释说,用人公司给你出这些题并不是真的想要你给出特别靠谱的答案,而是希望考察你在已知条件不充分的情况下如何应对客户。事实上,这种情况在咨询工作中常会出现。客户经常由于外部和内部斗争的缘故而不肯吐露足够的数据,而咨询专家又不能因此耽误了项目截止日期。咨询专家可以根据行业经验对客户的历史数据做出一系列假定,然后根据这些假定来补充已知数据做出预测。当然咨询专家要同时向客户指出这些假定的不确定性,建议客户提供真实数据来代替这些假定从而得到比较靠谱的预测。

女儿照计而行,但是她把答好的题送回去之后却一直没有听到这家公司的下文。 波士顿的两家公司都没有搞定,女儿琢磨着去碰碰纽约市公司的运气。这家公司坐落在纽约市中城纽约时报大厦,是一家拥有两百多员工的创业公司。其软件应用在大量商业网站上。当网站访问者准备离开网页的时候,这个软件就会自动弹出小视窗,应用各种方式和优惠来劝说访问者不要离开。电话面试的时候面试官要女儿解释一下公司的产品,她早有准备,回答居然令面试官心花怒放,认为是他听到过的最棒的解释。电话面试大获全胜,这家公司第二天就邀请女儿到纽约面谈。真不愧是一家即将上市的新潮创业公司,办公区域各种内部设计都很奇葩。面谈用的会议室四面都是落地玻璃幕墙,好像坐在一个大号的展览柜里。我让女儿随身带着笔和记事簿,告诫她在面试过程中一定不要玩手机。如果等候的时间里实在无聊,可以在记事簿上随便写些东西解闷。她应试的岗位是编写审核各网站小视窗中的独家营销文字,工作十分对她胃口。面试之后第二天这家公司就送来了录用通知书和一瓶香槟酒。 几乎同时,先前波士顿的那家数字营销公司也给女儿送来了去公司面试的邀请,还希望她在面试的时候根据她上次的书面回答做二十分钟演讲。女儿对演讲很在行,表现大受欢迎,面谈之后她把这个公司的录用通知书也敲定了。

被两个公司录用本来应该是很高兴的事情,但是女儿面对两份录用通知却犯了难。从岗位性质和发展前途来看她更喜欢纽约市的公司,但是另一个公司地处波士顿并且给她更高的工资待遇。正在彷徨的时候,忽然又来了一个波士顿的新机会。这次的招工公司就坐落在MIT旁边,是个办得很红火的创业公司,主要业务是为客户开发智能手机应用程式(smartphone apps)。虽然去年刚刚被一家全球前五大咨询公司收购,但实际上仍然独立经营,保持着创业公司的气氛。 然而这次面谈的岗位是项目经理学徒(project manager apprentice),从六月初开始一共培训十二周,工资待遇是另外两个已经录用的职位的一半左右。所以这个机会基本上等于是一次夏季实习。虽然女儿在大学四年期间组织过不少活动,但是她还从来没有考虑过做项目经理。不想电话面谈之后女儿对项目经理这个职位的兴趣飙升,去这个公司面试也是一路顺风,很快拿到了录用通知书。

我们一起讨论女儿的三个录用公司。看得出来女儿对做项目经理最感兴趣。然而这个公司虽然位置极好,但是起薪低,十二个星期以后女儿仍然要进行新一轮求职。我们倒是觉得女儿很适合做管理工作。项目经理一般都要求有一定工作经验,极少有公司愿意从大学毕业生中培养,因此这个学徒机会特别难得。培训结业之后不但本公司有可能长期录用,在求职市场上也会变成一个香饽饽。女儿这时候已经一心一意想做项目经理,同时这家公司和她男友在MIT读研的研究室距离很近,因此她很快就定下来到这家公司做项目经理学徒。 本来女儿早就攒好了钱,打算从卫斯理学院一毕业就马上和男友一起到欧洲去旅行。现在接受了这个工作,欧洲之行就泡了汤。我们紧急计划,一家人一起到黄石公园游览了一周。回来之后女儿立刻上班,每天早晨先上两小时培训课,余下的时间她在一位资深项目经理指导下带领一个十五人的团队开发产品。女儿在管理方面确实有些天赋,十周之后她的团队产品演示成功,她也得到大家起立鼓掌。

日月如梭,很快女儿的学徒期就要结束。这期间她参加了一些在MIT和卫斯理学院举办的职场互动交流,认识了很多新朋友。此时各种面试邀请也纷至沓来,不仅有项目经理职位,还有更加全方位更有发展前途的产品经理(product manager)职位,工资股票待遇也令女儿咋舌。经过一番挑选,女儿决定到附近一家拥有两百多员工专为制药公司提供医疗大数据分析平台服务的创业公司做产品经理。 我原以为大学毕业生找工作最重要的是大学四年的成绩单,然而事实上只要四年平均GPA达到B以上,招工公司对成绩单内容并没有太多兴趣,也常常并不在乎毕业生的专业。即使是技术性很强的工作,招工公司也多半依靠现场考试来衡量求职大学毕业生的能力。在面谈过程中问得最多的是毕业生过去四年做过哪些实习以及参与组织过哪些活动。面试官们还特别喜欢出些职场上常常发生的情景题,观察求职毕业生的应对态度和能力。回想女儿大学最后一年的求职经历,从开始递送求职申请到最后找到满意的工作,历时大半年,确实是惊心动魄跌宕起伏。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磨练,女儿的言行举止已经显出了职业人的风度。    

 

 

比尔老师是人大附中校友,1984年北京大学生物系毕业,在北京医科大学(北大医学部)任教五年后经CUSBEA项目于1989年来美留学工作,并获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生物学硕士,肯尼索州立大学(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计算机信息系统硕士和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MBA学位。他在埃默里大学 从事信息管理分析工作十多年, 对美国大学的运作和学生录取过程有深度了解。比尔老师多年来潜心研究青少年心理以及美国大学招生理念,拥有深厚中文和英文写作交谈能力,可以与学生全程用英语讨论沟通,调整学生心理状态,激发学生的内在动力,发掘学生优势亮点,帮助学生提炼文书内容并提高文书写作水平。他善于识别学生自身独特过人之处,扬长避短, 根据学生的特点志向爱好以及课内外活动经历制定个性化大学申请方案。他指导的学生全部成功进入合适的美国著名大学及文理学院。如希望与比尔老师咨询有关美国名校升学辅导事宜,请长按下面二维码和比尔老师微信联系:

比尔老师中文原创作品 Chinese Writings

比尔老师英文原创作品 English Writings

比尔老师谈培养青少年 Raising Adolescent Kids

比尔老师谈申请美国大学 Applying For US Colleges

比尔老师谈美国大学生活 Student Life In US Colleges

微信公众号:比尔老师谈留学

比尔老师谈留学

© 2018 Bill Lu 比尔老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