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儿2014年考上卫斯理学院。她生性好动,卫斯理的校园氛围与她一拍即合。入学伊始她便各处寻找学校社团组织活动。本来她在高中一直对计算机不感兴趣。但是因为新生第一学期的成绩不计入GPA(shadow grading),于是她就选了一门计算机课试试。没想到一下子就喜欢了,还跑去向教授要求参加卫斯理的机器人俱乐部(robotic club)。教授告诉她卫斯理的机器人俱乐部已经不再活动,但是哈佛的机器人俱乐部欢迎卫斯理的学生。果然哈佛机器人俱乐部接到我女儿的电邮后立刻邀请她周末去哈佛参加例会。她便高高兴兴的跑去,在哈佛机器人俱乐部一混就是一年半。Continue reading

曾几何时,上大学就是离家去专心读书。学生在大学里刻苦攻读,期末考试结束以后高高兴兴的回家,有整整一个暑期享受快乐时光。职场上对大学生的要求也是好好念书。大学生四年书读完毕业后进公司从初级岗位开始积累经验,一步一步的攀爬公司阶梯。然而自从90年代后期开始,互联网的全球普及解放了散落在世界上各个角落的大量闲置劳动力。经济全球化的导致在美国原来由刚毕业的大学生占据的那些初级岗位一股脑都被搬去了劳动力便宜的第三世界国家。这样一来,美国本土的职场和大学毕业生之间就出现了一个无人区。由于缺乏初级岗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从找第一个工作开始就需要拥有相当的职场经历。然而这些职场经历到哪里才能搞到呢?书是不能不念的,于是大学生们只好舍弃三个暑期去公司做实习生。从1992年到2017年的25年间,美国大学生参加实习的百分比从17%迅速飙升到62%。 Continue reading

我对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早有耳闻,知道宋美龄和冰心都毕业于这所美国名校。开始我一直以为宋氏三姐妹全都是卫斯理学院的校友,来美国许多年之后才搞明白,三姐妹去的是位于佐治亚州的卫斯莲学院(Wesleyan College),并不是坐落于麻省波士顿郊区的卫斯理学院。只有小妹宋美龄后来转学,是卫斯理学院的正牌校友。Continue reading

众所周知美国的整体大学教育水平在全世界无出其右,然而美国大学教育的昂贵程度也是尽人皆知。最近20年美国累计通货膨胀仅为51%,但是私立大学学费平均增长168%,公立大学学费平均增长超过200%。目前美国顶尖私立名校每年学杂费和生活费加起来超过7万美元,高于美国中位家庭收入。这样的数字对绝大多数美国家庭都是非常沉重的负担。花如此多的钱送孩子上顶尖私立名校是不是值得呢?Continue reading

在中国上大学挑选专业至关重要,因为毕业之后大家都期望在大学的专业方向上就业发展。大学生们第一次见面先问“你学什么专业?”,职业人派对聊起来总要探询“你是哪个大学毕业,学什么专业出身?”。如果一个人的职业方向与其大学所学的专业不符,大家会说这个人“改行”了。即使某人成为行业大腕儿,但是如果该行业与其大学专业不同,仍然会谦虚的说自己是“半路出家”。相对而言,美国社会似乎对一个人的大学所学专业并不太认真。考大学时考生选择的大学专业愿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并不具有任何绑定效果,学生上大学以后一般要等到二年级下学期才真正锁定专业,而大学毕业生找工作或考研究生也不用局限在本专业范围之内,研究生院和招工公司更关心的是大学毕业生在大学里具体学了哪些课程,做了多少实习,有没有学习钻研的能力。这和中国大学毕业生基本上按专业对口就业的情况有很大不同,也给在美国上大学的中国学生和他们的父母增添了不少困惑:在美国大学读书选专业到底有多重要?美国人对大学专业如此不认真,是不是真的导致大家在职场上到处“改行”呢?Continue reading

俗话说社会是一个人最好的课堂,这在美国大学生活中应验得淋漓尽致。大学生不仅暑期要找公司实习,平时也得抓紧各种机会练手。尤其是对主修非纯学术专业的学生,相比之下他们在课堂里学到的东西反而常常显得含金量不高。我女儿在卫斯理学院主修Media Arts and Sciences(多媒体艺术和计算机科学专业)。她特别喜欢做数字视频短片,从二年级开始就在学校的多媒体中心做助手,还在Cambridge(剑桥镇)和Wellesley(卫斯理镇)电视台做义工帮助制作节目拍摄新闻采访当地人物。卫斯理学院素来以政治学经济学和英语文学著称,然而在多媒体艺术方面师资力量却相对较弱,大学三年级以上开出的课程就开始有些捉襟见肘。好在Cambridge镇电视台允许女儿免费听他们的技术课,她从那里学到了很多实用而有效的知识技能。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大学的新生宿舍一般面积不大。每学年结束暑期开始的时候学生必须把宿舍清退干净。所有行李用品要么带回家,要么留在当地朋友那里,或者放在大学储藏室分给每个人的一小块地方,比较富裕的学生也有把东西运到当地租赁储藏室付费保管的。问题是女孩子永远有无穷多的鞋和衣服想要带到大学,因此必须精心筛选,以免把女生宿舍挤爆。与女孩子不同,男孩子的问题是带到大学的行李用品太少。下面是一份美国大学新生必备行李清单。
Continue reading

我女儿2014年考上卫斯理学院时,我们约好由父母付大学学费和在学校的吃住费用,她自己挣零花钱,买衣服则是五五分账。很快她在学校找到了两份work Study(勤工俭学)的工作,钱包渐渐鼓了起来。波士顿是个年轻人扎堆风风火火创业的好地方,卫斯理学院也有不少女生成立startup(创业公司)。女儿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画企鹅,她的卡通企鹅憨厚可爱,和人类一样读书上班生活派对,其乐无穷。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她想起来自己的厚厚一本卡通企鹅,就做了个网站并联系到一个可以小批生产直接发货给客户的厂家,准备自己做服装设计师制作可爱的企鹅T恤衫。Continue reading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聊天变成了全世界人民最便捷的消遣。以前和邻居朋友聊天得摇着蒲扇打着毛衣动脚走到街上或人家屋里,现在可不一样了。人人兜里都揣了一部手机,无论是隔壁房间还是地球那边,拿起手机想找谁聊找谁聊,想聊多长聊多长,一切尽在手中这块六寸屏幕里面。家庭里装备着大大小小不同尺寸的屏幕,工作时看二十四寸,消闲时看六十五寸,剩下的时间就全都在低头盯着手里的宝贝。也许在机器人把我们的工作一抢而空之前我们自己的声带得先行退化,只能对着手机无声的倾诉。Continue reading

现在的孩子上大学和我自己当年上大学可真是不一样了。我那时候是在大学里使劲儿念书,放了暑假就拼命玩儿。现在的孩子可就惨了,不仅上学拼命念,放暑假也不得消停,立刻得去实习打工。要是放假了还找不到实习那小脸儿可拉得好长,就好像有一门课不及格一样。这也难怪。现在的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都被要求有工作经验,而像样的工作经验大多只能在暑假实习的时候积累。尤其是四年级之前那个夏天的实习至关重要,因为实习用人公司常常会从这些即将毕业的实习生中直接招收员工。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