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儿川普可不是普通的美国总统,作为一名成功的纽约大地产商,他从来不把自己看做是美国精英政客群中的一员,因为他压根儿就不是个政客。川普放下自己的生意不做,每天挨骂做总统,四年总共拿到四块美金的基本工资,完全是为了把美国从这些乱糟糟的亚非拉移民手中夺回来,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也是美国的国运当兴,如果当年川普的祖父没有以弱冠之年从中欧的巴伐利亚(后来加入德国)不远万里移民美国,如今川普的口号恐怕就是MGGA(让德国再次伟大)了。

Continue reading

“瞌睡虫”拜登虽然做了36年参议员和8年副总统,相比在新闻里天天高调出镜的真人秀川普,知名度可不止是差了好几百里。反而是川普给他起的外号“瞌睡虫拜登(Sleepy Joe)”更有感染力。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拜登上大学的时候可是帅哥一枚。

Continue reading

周日是父亲节,又到了一年一度调侃父亲的日子。与每年母亲节大家深情感念母亲怀抱之温暖不同,父亲节里的父亲总是个在家里糊里糊涂丢三落四漫不经心的戏剧形象,还少不了各种各样在厨房里搞笑现眼的段子。更倒霉的是父亲节紧跟在母亲节之后,大家过母亲节的激动心情还没有消散,却冷不丁发现父亲节接踵而至,不免措手不及。家里老爸不好意思提醒大家给自己过节,但是又嫉妒太太过母亲节的优雅,搞得姿势特别难拿。Continue reading

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当中,”安分守己”可以说是最着地气的精髓。什么是安分守己呢?用白话来说,就是要永远明白自己在整个社会歧视链中的位置。这个位置就像每个人的胎记一样,与生俱来。如果一个人出生在北京上海,父母是党政军高官,那么人之初就会位居歧视链的顶端。中国的社会歧视链不仅强度高,精度也足够用来刻芯片。即使同为高贵的北京人,父母是高知还是普通市民,家住海淀区还是昌平,京郊农民还是城市工人,都是歧视链定位的重要依据。Continue reading

本文作者Michelle Lu,2018年从韦尔斯利毕业,到目前两年的职场经历,疫情期间跳槽到一家刚刚融资1.5亿美金、总部设在波士顿的新公司,担纲产品经理(Product Manager)。她是这家公司雇的第一个产品经理,自己独挑大梁。Michelle非常热情,学妹们经常向她请教求职经验,她也常常和大家交流,交流多了,索性就写了一篇长文,我把这篇文章翻译成了中文。


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给全球经济和就业市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病毒导致的经济风暴致使企业界对当前和未来都忧心忡忡,大量公司采取了冻结招聘的防御措施,求职比以往更加艰难。作为一个新近接受另一家公司聘约的年轻职业人,下面是我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也适合在其他期间)找到新职位的主要秘诀:Continue reading

由于新冠病毒在全美到处泛滥,大中小学差不多都关门闭户把学生交给家长上网课。然而网课并不是短期内能搞好的,而且各家各户的技术条件非常不一样,很多学生也没有办法上好网课。这样一来很快大多数课程水准降低,导致春季学期的学业基本上处于休克状态。孩子闷在家里,课业减轻了许多,平常活动全都停止,大量时间攥在手里却没有老师在后面催着做功课,结果新冠病毒没有染上,嗜睡症和电子游戏症都得上了。

Continue reading

我一月下旬回趟北京和父母一起过春节,正赶上新冠病毒爆发武汉封城,刚好在美国航空公司停航的前一天飞回美国。之后的一个多月中国的疫情有如星火燎原,美国华人都忙着买口罩驰援武汉。然而太平洋这边却是岁月静好一切如常,简直真的像微信上战狼所说这病毒是某国专门量体裁衣对付中国人的。我虽然从来没有对当今总统抱很大期望,但是在公共卫生方面美国的CDC长期以来绝对是顶呱呱的世界第一,即使不相信总统宣称疫情不严重病毒即将四月消失,CDC的淡定绝对是妥妥的定心丸。

Continue reading

前年我回国探亲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其中一位希望请我与他在美国上大学的儿子谈谈心。这位朋友夫妇俩在中国搞建筑多年,事业有成,非常希望自己的独生儿子能够学建筑子承父业。然而这孩子在中国的大学里学了两年建筑专业却很不开窍,于是他们将儿子转学到美国的一所拥有顶尖建筑专业的大学继续学建筑,希望他在美国的教学方式下开花结果。孩子已经在美国学了近三年,再有一年多就可以本科毕业。然而近来他儿子和父母大吵,坚决不要继续学习建筑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再和父母沟通,他们非常担心。

Continue reading

三年前我们空巢之后搬到费城西北郊,专心要挑一个生活方便风景秀丽而且邻居也谈得来的小区。我太太学医,一直在制药公司搞新药临床试验,我也在大学医学院和医生打了多年的交道,因此很希望和年龄相近的医生做邻居。找来找去,最后挑中的小区有近一半的住户从事与医学有关的工作,只不过平均年龄比我们偏高一些。

Continue reading

自从2017年儿子考上大学,我们正式空巢,就迫不及待搬家到费城西北郊区的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居住。买房子的时候因为看中了小区的环境人文,当时并没有太考虑面积大小,结果搬进老大的房子,总觉得空荡荡的,一天到晚到处吆喝着找朋友来家里玩儿,顺便添点儿人气。有时候自我解嘲,琢磨着万一将来儿子女儿回家各带着男友女友,倒是能有足够的地方住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