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似箭,我儿子刚刚过了二十岁生日,家里终于不再拥有十几岁的少年。五年前的这个时候,他刚刚升入高中三个来月,一副少不经事然而又桀骜不驯的样子,对付起来甚是头疼。我自忖儿子上高中最需要的是建立为自己负责任的态度和信心。儿子长这么大一直住在郊区,还从来没有独自到大都市里逛过。正好纽约市离我们镇子不远不近,只需要换一次火车总共大约不到两小时的单程距离,何不送他一个独特的十五岁生日礼物,给他些钱让他自己到纽约市游览一天。Continue reading

在过去的一百年中,中国人的婚姻观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百年前绝大多数的妇女还缠着小脚,把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寄托在菩萨和媒妁之言之上。婚姻不仅仅是一个人成年之后的归宿,更重要的是一生中赖以寄托的财源。爱情在婚姻当中的权重几乎等于零。美国社会一百年前的婚姻观虽然要自由开放得多,但是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婚姻仍然只是一个天经地义的社会经济结构,财富拥有和传承的基础。有爱的婚姻只是凤毛麟角,多存在于浪漫小说的憧憬之中。 Continue reading

无论是进名校还是普通大学读书,毕业的时候大多数孩子还是得找工作。华裔孩子由于常常有父母斥重金全程扶持,大学毕业快乐无债一身轻。如果找到第一份工作的薪水就达到六位数,自我感觉俨然进入了富人阶层。然而一份好薪水虽然能招来很多羡慕的目光,等收到第一张工资单的时候却常常会令新贵们大跌眼镜,发现只有大约70-80%的薪水真的进了银行账户,剩下的全都在各种名义之下扣除,心里真有些刚刚被打劫了的感觉。再看看工作当地的房租水平,六位数薪水带来的好心情就有可能风光不再。Continue reading

常说男孩子比女孩子成熟得晚,我儿子就是个典型的例证。他人很聪明,自己特别有主意,但是多半时候管不住自己,和女儿相比起来真是非常的靠不住。2016年儿子如愿以偿考上了圣路易华大(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看着儿子一付革命成功无忧无虑的样子,我们很是担心。圣路易华大离家比较远,开车要花十五个小时,飞机的班次也少,出了事情鞭长莫及。Continue reading

很多父母认为挑选报考大学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看看自己孩子的高中GPA和标化考试成绩,再对照一下US News美国大学排名的档次就基本定下来了。这种量化分析的办法自有道理,然而美国大学尤其是名校个性显著,各自有深远的历史文化渊源,校园文化,和人脉及地区影响圈。如果仅仅对这些大学做量化评比,其结果常常会不如人意。一个人的大学生涯很可能是其一生中最幸福而又最重要的四年。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从大学里学到的知识已经不能涵盖莘莘学子一生的事业。然而在大学里成熟起来的世界观,以及获得的人脉,挚友,和导师,都对初生之犊将来的人生道路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Continue reading

做父母的人总是希望孩子比自己更聪明更有能力更有前途。尤其是孩子小的时候眼睛总是那么明亮,笑容总是那么灿烂,怎么可能不会比自己飞得更高更远呢?如果父母励精图治可以做到家庭衣食无忧,那么富余的资源就可以无怨无悔的投资在孩子的教育成长上面。孩子专心搭积木,在父母眼里就是将来的名建筑师;孩子在冰上乱跑,父母就憧憬着未来的花样滑冰冠军;孩子对计算机着迷,父母就盘算着硅谷神童融资创业。面对这些有潜力有资质的未来之星,还有什么比给孩子请名教练更可以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呢?Continue reading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像美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又没有户口制度,全国三亿多人口想住哪儿就可以往哪儿搬。在二十一世纪,家族渊源关系已经不再是一个人选择一个落地生根地方的最重要因素。大家搬来搬去多半是跟着经济走,哪里工钱高工作机会多就往哪里搬。经济发达地区的文化教育质量也相对较高,进一步吸引外来人口。正因为如此,经济学家常常把人口流向当做衡量美国各地区经济发展趋势的前瞻指标。Continue reading

我对卫斯理学院(Wellesley College)早有耳闻,知道宋美龄和冰心都毕业于这所美国名校。开始我一直以为宋氏三姐妹全都是卫斯理学院的校友,来美国许多年之后才搞明白,三姐妹去的是位于佐治亚州的卫斯莲学院(Wesleyan College),并不是坐落于麻省波士顿郊区的卫斯理学院。只有小妹宋美龄后来转学,是卫斯理学院的正牌校友。Continue reading

College application interviews can be nerve racking for many high school seniors. Although you may be a newly minted adult, your interviewers are almost always seasoned professionals with years of working experience. It’s like a youth team playing tournament game with a professional team as opponent. You would be lucky if you could get away with a draw. Moreover, at this point you and your desired college are still one world apart. Yet your interviewer has already been through that college and benefited from the experience. You are an outsider looking in. Your interviewer is an insider guarding the door. Continue reading

报考美国大学的普通录取阶段(RD)与提前录取阶段(ED,EA)相比在程序内容上大同小异,最主要的不同是在普通录取阶段考生可以递交申请的大学数量没有什么硬性限制(Common App限制考生最多申请二十所大学,但是考生仍然可以用各大学自己的申请表来申请更多大学)。与中国全国统一的高考不同,每所美国大学都是以自己的标准独立招生,绝大多数情况下互不干涉。因此考生的每份大学申请都相当于一次独立的高考。Continue reading